第218章 本王願護你一世周全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還有!你的話似乎多地有點過頭了--"九音嘴角勾起淡淡的笑意,眼眸斂動,收回指著墨凌寒腦門的指尖.

"你.....你怎麼變地這麼不可理喻!"

墨凌寒被九音這副囂張的模樣,氣地胸口不斷起伏.

想揮動著內力教訓九音,但是又想到自己真的打不過她,所以只能硬生生地憋下這一口氣.

一直順風順水的墨凌寒,這輩子都沒有受過這等屈辱.

心里升起強烈的征服欲,極度想證明那種'自命不凡’的特殊魅力感.

有始以來--

誰見到他不是一副卑恭屈膝.討好愛慕的模樣?

何時被人用這種毫無所謂的目光對侍過!

墨凌寒簡直恨不得將這個人給壓在身上凌.辱死,迫不及待地想看到九音跪在他面前,丟下自尊,求自己施舍一個眼神的場景!

一旁的東華皇帝看著這場面,神色極為複雜,心里又氣又慶幸.

還好他早有預感,貴物放置于國庫內不安全,所以提前轉移了.

必竟壽宴前後,他國與一些能人異士定會居于皇宮,若是真被洗竊了,怕也只能硬吃下這個虧.

然而.

東華皇帝還沒來地舒一口氣,一道不緊不絮的聲音如五雷轟頂般,直直地劈在了所有人的腦門上.

"本殿剛剛受到了驚嚇."

九音有些困意有合了合眼皮,伸出手指著跪倒在地上,將恨意藏于眼底的粉衣女子,開口的語氣極為漫不經心.

"現在本殿的心里有些慌慌的."

"一心慌,就會看不慣他人活地舒暢."

"所以需要一千.....唔,不對,是五千兩黃金來平複,明日午時之前送到."說完這句話,九音便揮了揮衣袖,不帶走一片云彩地徑直離去.

九音走的極為瀟灑,絲毫不顧東華皇帝那黑到了極至的臉色,徒留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!

臉呢?臉去哪了?

天下怎麼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?

敢盜東華的國庫就算了,還說自己受到了驚嚇要賠償?

剛剛明明脫口而出的是一千,結果眨了個眼又反悔說五千,怎麼不去死呢?

看著九音離去的背影.

東華皇帝眼眸危險地眯起,那深沉的眼底劃過詭異的暗光,似乎對九音動了真正的殺意.

"站住,你到底是誰--"

臉色鐵青的墨凌寒陰狠地盯著九音的背影,趕在她踏出房門的前一刻開口道,字字犀利逼人.

九音身形一頓.

朝著墨凌寒的方向微側臉,門外微弱的光線灑在她的側顏上.

能看到她嘴角微勾起的弧度,額間紅如滴血的朱紗痣,還有她唇瓣輕啟的樣子:"是誰?"

"難道他沒有告訴你嗎?"

"一個你連名字都不配知道的人!"清冷入耳的余音一落,九音一抬腳步,頭也不回地徑直離去.

而墨凌寒的腦海里!

一直定格在那抹白影微側著臉,籠罩著光暈的臉龐,嘴角勾起妖異淺笑的場面,那一種比小云兒還要不可一世的氣勢!

聽著九音離去前的話,東華皇帝的心里升起劇烈的波濤.

為了掩釋自己的異樣.

東華皇帝猛地轉頭,目光冰冷如霜地盯著粉衣女子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