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1章 殿下,是你嗎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白棋呢?快給本殿滾出來弄死他們,嚇死本殿了!

垂下的兩指尖,一顆晶瑩如玉的白棋憑空乍現,在這漆黑的夜晚泛過璀璨的光芒,隨著九音纖細的指尖微微拔動.....

與此同時,白棋猛地脫離指尖而出.

那顆棋子,如同絕世珍寶一般懸在半空之中,周身散發出來自于遠古時期的威嚴,令蜂湧而來的毒箭都定格在了原地,再也進不了分毫.

緊接著.

白棋從邊緣起,漸漸幻化成一片血紅色的花瓣,而停滯在半空中的毒箭突然劇烈震動,眨眼之間,消失殆盡,連灰粒都沒有留下.

細.嫩如玉的手指微微轉動,九音朝著血色花瓣的方向抬了抬.

花瓣飛速旋轉,回歸那纖細的兩指尖,隨著食指拔動,再次消失匿跡,而大廳之內亦是一片死寂.

九音低頭,漆黑的眸子斜睨著腳下的機關.

隨後,神情淡淡地朝著機關揚了揚眉:無敵是多麼多麼寂寞!

機關:"......"→.→

裝逼的一幕就此收場,九音這才抬頭,環固著周圍,映入眼底的是若大的房間,牆壁上擺滿了密密麻麻的武器,書畫.

大廳內有著諸多的木架,木架上許多裝著珍貴財寶的盒子,而九音的正對面,還有幾道暗門.

暗門?

九音那雙攝人心魄的眸子打量著暗門,暗門與牆壁的顏色溶合為一體,若不是感受到細縫里面有空氣流動,定會讓人忽略掉.

九音走到其中一扇的門前.

伸出那雙纖細的手,輕輕地拍了拍玄鐵而鑄的暗門.

"嘩啦--"聲響.

那扇無堅不摧的玄鐵門,在這輕飄飄的拍打下,竟然碎了?不對,不是碎了,是像被什麼巨力給碾壓那般,化成了粉沫.

這個就厲害了,我的血美人!

暗門:我跟你什麼仇什麼怨?

九音面色淡漠地看了看周圍,抬腳走了進去,然而,下一秒,只見面紗之上的那雙眸子,巴眨巴眨個不停.

沃!!

emmmmm.....

本殿的金子呢?!金子呢?!

九音的眼前,擺放著數十個箱子,箱子與地面緊密定固在一起,應該是東華皇帝為了防止有人偷竊,所以將箱子與房間合為了一體.

可是......為毛箱子里面什麼都沒有,空空蕩蕩,沒有一物?

難道是被偷了?

不對,這麼多金子,如若想要全部搬離皇宮恐怕不太可能,難道是東華皇帝的疑心病太重,將金子轉移了?

所以,本殿.....是不是白忙活一場?

"嗒,嗒....."

就在九音滿臉冷漠地盯著空箱之悸,大廳內,突然傳來了細微的腳步聲,他落腳的聲音極其輕緩,卻格外凌厲,每落一步,氣流便曠散幾分.

有人!

剛剛國庫門前,那幾個神情渙散的守衛真是被人下藥了?

九音迅速地回頭一望.

驀地與一雙冷如萬丈深淵的眸子撞了個正著,大廳之內漆黑一片,九音隱約能看到面前的那抹黑影,是個男子,他身著一身黑衣,身材修長挺拔.

那一身凜冽的氣勢,凌厲到了極至,與南越塵有無過之而無不及.

就在黑影看清九音的身形之悸,眼底驀地收縮,一句話脫口而出:"殿下?!是你嗎--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