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章 殿下,是你嗎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慢著,你不能走--"

粉衣女子作死地攔住九音,完全不覺得自己性命堪憂:"你明知道戰王他愛的是戰王妃,只要有戰王妃在,戰王便絕對不可能愛上你."

那張抹著粉黛的臉上露出擔擾,眼里皆是真誠與期望.

若不是看到粉衣女子眼底深處濃濃的算計,還有對現狀的不甘心,九音都相信了她這大義凜然的話.

沒錯.

粉衣女子特別不甘心現在的處境,所以從散宴起,就呆在這招待的宮殿外,等著九音.

從壽宴上發生的種種來看,粉衣女子篤定了九音恨極了戰王妃,也愛極了戰王,所以,只要她肯出手,一定能殺了戰王妃!

可是現在!

自己都說了這麼戳心窩的話,這個人都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.粉衣女子不由面露幾絲鄙夷,在心里暗罵了句'心機婊’.

"難道你就甘心嗎?"

"就連皇上,他都對戰王妃念念不忘,身處于後宮,我並不想成為爭奪權力的一員,可眾我心心念念的那個人,從我進宮以來,他便從未正眼瞧過."

粉衣女子說地情深意切,慷慨激昂.

"恐怕也只有戰王妃不在了,戰王才有可能回心轉意,皇上也才有可能注意到我的存在."說到這里,粉衣女子的余光掃量著九音的臉色.

可粉衣女子注定失望了!

九音就這麼靜靜地站在那里,神色淡漠,尊貴地令粉衣女子的心里,升起強烈的羞愧與無地自容,就像是一顆明珠與一粒煙沙的對比.

九音目光夾著幾絲冷意地掃了粉衣女子一眼,眉宇間不由露出幾絲不耐煩.

正准備掀飛她抬腳離去,卻被粉衣女子先行察覺,再次穩穩地擋在了九音的身前,開口的語氣帶著同命相依:

"黎姑娘,難道你甘心嗎?"

"即然你也想得到戰王的心,也想坐上戰王妃這個位置,我們兩人為何不聯手,讓鳳傾云再也不會出現在戰王與皇上的面前?"

"只有她不在了,皇上才能正眼看到我的存在,戰王也才有可能回心轉意."

聞言.

九音驀地抬高眸子.

目光冰冷地看著面前的粉衣女子,嘴角揚起有些冷酷的笑意,那雙眼睛明明那麼平靜,卻讓粉衣女子全身發涼,寒毛卓豎.

感覺自己內心里那些齷蹉想法,都無跡可藏.

九音朝著粉衣女子走近幾步,垂下的兩指尖微微拔弄,那攝人心魂的眼底凝固成萬年不化的寒冰,泛著幽幽寒芒.

看著這似曾相識的一幕!

腦海里不由自主地閃過,秦小姐當即斃命的場面,那一雙死命瞪大的眼睛,那額間鮮血狂湧的窟窿......

不,她後悔了,她不應該想到利用這個人,對付戰王妃的.

粉衣女子瞳孔劇烈收縮,身體僵直,雙腳控制不住發軟,她瞪大眼睛.....

只見九音伸出那雙如凝脂般的玉手,猛地掐住了粉衣女子的脖子,就這麼纖細的一雙手,卻輕而易舉地將粉衣女子提離地面三尺.

粉衣女子心髒一突,呼吸卡在了咽喉處.

"咳,咳...你殺了我,根本得不到任何好處...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