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 手撕戰王妃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現在,給你兩個選擇,要麼將白珠留下,要麼……你就和白珠一起留下!"鳳傾云眼眸眯起,伸手直指九音手中的念力珠,嘴角勾起滲人嘲諷的弧度.

她抬腳朝著九音走近幾步,身上的氣勢全開,一股常年染著血腥的戾氣展露無遺.

看著這神轉折一幕.

眾臣望著九音的目光都充滿了同情與憐憫,仿佛己經在腦海里,腦補出九音血濺當場的場面.

"怎麼,你不服?"

九音掂了掂手中的念力珠,嘴勾揚起妖異的淺笑,那雙攝人心魄的眸子略掃了眼鳳傾云,開口道.

她的聲音很輕,很涼,卻夾著一股慘入骨髓的冷意.

宮殿之內壓抑無比,那雙漆黑死寂的眸子印在眾臣的腦海里,久久不能揮去.

不服?

鳳傾云的心里怎麼可能服氣.

這個白衣女子輕而易舉地潛入戰王府,奪了她手中的微型手槍,更是將她的臉給傷地接近毀容,還在這壽宴之上令她出了這麼大的丑!

這種感覺!

就好像自己的運氣脫離了軌道那般,令鳳傾云的心里格外羞憤:

她是這個世界唯一的穿越者,比這群古代人不知道要先進多少倍,而現在,卻輸在了一個古代女子的手里,這簡直是天大的恥辱!

"呵."

忽地,充滿了寒意的冷笑聲傳來.

緊接著,墨凌寒那諷刺犀利的字意在宮殿之內響起.

"本王竟不知,你不僅惡毒,還如此的不知廉恥."看著心心念念的人,眼里對白珠有著毫不掩釋的動容,墨凌寒神情厭惡地看著九音.

那滿臉惡寒的模樣,就好像跟九音說一句話,便是她這輩子莫大的榮幸.

聞言.

九音眼底的笑意更深了,額間的朱紗痣紅的耀眼.

墨凌寒擰著眉角,忍住內心做惡的感覺,語氣帶著高高在上的命令:"本王命你將白珠給小云兒,不是你的東西,你也配占為己有?!"

也配?

占為己有?

"本殿若是不給呢?你能如何?!"九音緩緩抬頭,眼底深沉黑暗,語氣很平靜.

這個樣子的她,格外妖嬈奪目.

蔓延在宮殿之內的空氣,頃刻間變地凝固緊縮,她的笑像極了黃泉路上的妖異曼陀羅,帶著至命的誘惑.

墨凌寒目光冰冷,神情厭惡地要滴出汁來,不以為然地譏諷道:"呵,本殿??"

"虛榮至極的女人,本王說最後一遍,將白珠還給小云兒,否則,就別怪本王休了你這個疾惡如仇的蕩.婦!"

休了...她?

這句輕飄飄的話,就如同一道驚雷般劈在鳳傾云的腦海里.

墨凌寒他說什麼?休了她?

難道.....像是想到了什麼,鳳傾云猛地抬頭,目光如一道尖銳的利刃,狠狠地刮向九音,似乎要將對方的靈魂都看透.

"說夠了嗎?"

聽到九音的話,墨凌寒冷聲一笑.

開口霸氣邪魅自帶'王者歸來’的氣勢:

"黎九茵,你最好記住你自己是什麼身份,你也配用這樣的語氣跟本王說話,信不信本王一聲令下,明日養育你十幾年的家族就會在一刻之間頃滅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