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 碾壓光環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本殿何時說過認輸?"余音未落,九音緩緩轉頭,面紗之上那雙攝人心魄的眸子驀然抬起,朝著鳳傾云看過去.

好可怕的眼神.

哪怕是她前世,都未曾見過這麼死寂地令靈魂都發顫的眼神.

回過神來的鳳傾云在心里暗罵了自己一聲,挺直了胸脯,氣勢全開,正准備接下九音的話,然而......

卻被九音那不緊不慢的語氣,那突如其來的詩句,給震地腦子都短路了片刻.

"爾等英雄池趁千里,攜槍沖鋒千軍萬馬,保家衛國,身死沙場.

留有書生恐天不亂,領萬斗米參本豪傑,百無一用,貪髒妄法.

為明君者.

即不知天下明間之疾苦,亦不解萬千大眾之憂愁.

為紅顏,沖冠一怒.

為紅顏,弑殺一族.

坐擁萬人之上,低看腳下護國白骨,享天人之福,為私利,良心可痛?"

如若說鳳傾云的詩是在預料之中.

那麼九音這輕描淡寫的語氣,不急不絮的字意就如同劈天的驚雷那般,震地宮殿之內鴉雀無聲,就連南越塵那波瀾不驚的容顏都露出震驚的神色.

為明君者......

卻為了紅顏,為了私利去弑殺一族,良心可對地起護國的皚皚白骨?

還有什麼?

是比這句話更來的震憾?!

在場的任何人都心知肚名,九音這開口的字意,可不就是在諷刺他們嗎?

尤其是最後的一段,聽地東華皇帝的臉色極為難堪,在場眾臣們的臉都被打地啪啪響,無地自容,臉上皆是羞愧與惱怒.

當年.

東華皇帝為了鳳傾云,連勘察都未曾有過,便直接下令,慕家被滿門抄斬.

而這詩句,就如同響亮的耳光,毫不客氣地抽在東華皇帝的臉上,當著眾臣的面,將他做的那些難堪事擺在了明面上.

"這....."西涼太子的折扇都掉在了地面上.

他抬頭,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地那抹白影.

不是說……東華的戰王妃鳳傾云一出現,世間便無人能及嗎?可如果真的無人能及,那麼這個白衣女子又是什麼?

那個人.

哪怕是面對這麼多複雜的目光.都泰然自若,眼底都掀不起絲毫的情緒,沒有自大,沒有嬌傲,平淡,平淡到讓人都懷疑她到底有沒有情緒?

"你覺得還用比嗎?"

九音微側著臉,宮殿的光線灑在她的臉上,映亮了她側顏的弧線,莫名讓人感覺冷,很冷.

隨著九音話落.

眾臣看著九音的目光都變了,尤其是身處于戰場的官將,從最開始的鄙夷與看低,到了現在,竟也產生了幾絲敬佩.

九音面不改色地感受著,又有幾縷信仰力彙入朱紗痣內.

而面紗之下那張平凡的容顏,在信仰力彙入九音的體內之悸,竟發生了細微的變化,五官變地更加精致了幾分.

"你確定這首詩真的是你擬作的--"鳳傾云緊蹙著眉頭,看著九音的眼底沖滿了殺氣.

同時.

鳳傾云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氣,這首詩她在現代並沒有聽過,也就證明了,這個世界果然是只有她一個外來者,這個白衣女子並不是現代的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