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碾壓光環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隨後,白珠散發出微弱的淡光,轉換成細小的白霧,飄蕩在半空中,最後溶入鳳傾云的體內.

鳳傾云似乎也感受了身體的變幻.

尤其是傷口處那如針紮的痛意,突然緩和了不少,如同被一股清泉給灌溉了那般.

鳳傾云不由微微眯起眼眸,下意識地看了眼白珠.

直覺告訴她,自己傷口的痛意突然緩和,就是因為這顆白珠.

看著鳳傾云下巴的傷口明顯痊愈了幾絲,九音斜了斜那雙燦若星辰的眸子:她猜的沒有錯,這顆白珠不是普通的靈珠.

而是念力珠,也便是信仰力珠.

可以將一個人對自己而產生的崇拜,敬佩,而轉換為信仰力,信仰是世間最為純淨的東西,不僅能提升實力,更能修複任何傷口.

現在念力珠還沒有認主.

在沒有認主的時候,這念力珠轉換成的信仰力,即可以為她所用,亦可以為鳳傾云所用.

九音敢肯定.

這念力珠就是為鳳傾云准備的,只不過因為出了自己這個意外,用白棋將鳳傾云的下巴刮傷了,導致鳳傾云用再多靈藥都醫不好臉上的傷口,這才沒來參加壽宴.

可兜兜轉轉鳳傾云還是得出現.

因為想要讓念力珠認主,就必須有鳳傾云在場,這也是九音非要讓她來皇宮對質的原因.

"現在足夠證明這首詩是本王妃的了嗎?"

鳳傾云嘴角冷笑,目光凌厲,里面夾著數不盡的戾氣,她看著九音,如同在看一個垂死掙紮的螻蟻.

"詩句本就是王妃娘娘的,現在看她還有什麼話說."

"願賭服輸,即然擬不出來比王妃娘娘更好的詩,那便將白棋交出來,給王妃娘娘下跪."眾人一想到九音之前的行為,便恨不得讓鳳傾云羞辱死她.

但又顧忌到九音的實力,只得興災樂禍地附聲道.

然而,良久也未曾等到對方的回音.

眾人不由面色微頓,將看向鳳傾云的目光,轉向那抹冠絕一世的白影.

那里.

九音懶散地靠在倚面,血紅色的絲帶散在她的肩上,她抬著頭,露出額間那刹眼芳華的朱紗痣,淡淡的神色,看著鳳傾云的眼底一片漆黑空洞.

"你是自己將白棋交給本王妃,下跪認錯?"

"還是....本王妃親自請你下跪?"鳳傾云眼睛眯起,抬腳朝著九音走近幾步,身上散發出殺人無數的戾氣,看著那抹白影皆是嘲諷.

望著鳳傾云突然散開的氣勢.

眾臣的心底猛地一驚,臉上漸漸地爬上了幾絲畏懼,而更多的則是敬佩.

"嘩啦--"聲輕響.

在眾多隔岸觀火的瞳孔下,九音驀地坐直了身形,漆黑如深淵的眸子掃了眼眾臣.

隨後,嘴角微揚起有些冷酷的弧度,朝東華皇帝看過去,看地東華皇帝的心底莫名升起一種不好的預感.

就在眾臣以為九音會朝皇帝求情之悸,她開口了,聲音很淡,很涼.

"認輸?"

"本殿何時說過認輸?"余音未落,九音緩緩轉頭,面紗之上那雙攝人心魄的眸子驀然抬起,朝著鳳傾云看過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