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碾壓光環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自己沒本事,就以為別人也沒有本事,就這麼見不得別人好,本王妃這輩子還沒有聽說過,本王妃的詩,還需要發誓才能證明是本王妃的."鳳傾云神情高高在上,雙手環胸,好笑地看著九音.

可對面的那抹白影!

就像是她的克星那般,穿著與自己作對的白色就算了.

就連臉上都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情緒,哪怕是對上自己的目光,那張臉上都沒有任何畏懼.

這個白衣女子倒底是什麼人!

不僅猜測到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,還知道這首詩不是她的.

若不是她知道這個世界,在同一時間只允許有一個外來者,她都要懷疑這個白衣女子也跟自己一樣是穿越者了.

"怕什麼?假裝這首詩是你的不就好了."輕描淡寫的語氣,卻直戳重點.

鳳傾云目光凌厲地看著九音:憫心自問,她自認為與這個白衣女子無怨無仇,為什麼她一而再,再而三的與自己作對.

"原來戰王妃連自己無法證明這詩是你的.依本王看,不如再擬一首,誰的詩意好,便證明了現在的這首詩是誰的."南越塵朝著東華皇帝開口道.

直到這時!

鳳傾云才注到九音的身旁還有一個人.

抬頭,朝著聲音的起源處望去,映入眼底的是南越塵那張鬼斧刀功的俊顏,鳳傾云臉上不由露出幾絲驚豔,再過一瞬,便收斂了起來.

東華皇帝的目光一直都停留在鳳傾云身上.

撲捉到她眼底那一閃而過的驚豔,痛,心髒抽痛,痛到滴血,卻還要洋裝若無其事的模樣,示意地征求鳳傾云的意見.

接到鳳傾云微微顎頭的動作.

東華皇帝才一派帝王般威嚴地開口道:"那便依攝政王所說的,來人......"

"慢著."一道淡漠的聲音打斷了東華皇帝的話.

她的聲音明明很緩慢,怎麼聽都讓能撲捉到一種毫不在意的情緒,偏偏又是這平靜的聲音,讓人心底升起莫名的畏懼.

東華皇帝朝著開口的九音望過去.

只見她微垂著眸子,有些懶散地靠在倚面,卻在不經意間透露出尊貴的氣勢,隨後,隱于面紗之下的唇瓣緩緩輕啟:"出題吧,也好讓她偷的磊落些."

這般淡到了極其至的語氣!

可東華皇帝卻沒有在九音的話里,感到絲毫商量的口吻,是命令,不容否置的命令!

"出題又怎麼樣,戰王妃才不屑偷詩."

"對,戰王妃以前不知擬過多少好詩,誣蔑也不講點證劇...."眾臣用格外不善的目光看著九音,臉上寫滿了不相信,更有的少年面露憤色,感覺自己的女神受到了汙辱.

鳳傾云臉色有短瞬的難堪.

看著九音,眼底泛過算計的寒芒,倨傲冷笑:"說本王妃是偷的?那你敢賭嗎?"

九音緩緩抬眸,眼底漆黑明亮,不語.

見九音沒有反對,鳳傾云的臉上露出誓在必得的氣勢,雙手環胸,仿佛眾生都只配踩在她的腳底下:"如果本王妃贏了,就將你手中的那顆白棋留下."

"然後,在這里,給本王妃下跪道歉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