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鳳傾云來了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她怎麼可能會頂著這樣一張幾近毀容的臉,在不能配帶面紗的情況下,來參加壽宴,竟然還遇到了這個詭議的白衣女子,簡直就是奇恥大辱!

看著鳳傾云那如狠厲如鷹的目光,九音滿不在意地扶了扶衣袖.

抬頭,漆黑的眸子看著鳳傾云的臉,她開口的話不緊不慢,淡到了骨子里:"是我,慌什麼?"

"嗯?你的臉竟然還未好?"

"這是遇到了什麼?遭罪遭成這般模樣,若是再不醫好,怕是整張臉都要潰爛了?"九音那一臉'與世無爭’的平淡模樣,說著直戳心窩的話.

鳳傾聽到這句話眼睛眯起,眼底泛過殺戮,冷笑著.

原本傾國傾城的容顏,因為下巴那潰爛的弧線,笑地竟有些駭人:

"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,可別急著過來送死,你放心,與本王妃做對的人,從來沒有好下場."

見慣了鳳傾云那張國色天香的臉,突然變成了這般模樣,眾臣的內心是驚愕的.

以往鳳傾云露出這副氣勢凌人的模樣,就像是高高在上的神女,令眾人只想臣服,可現在,卻產生了莫名的惡心與後怕.

"下場?"

"能比得過你如今的傾國之姿?"九音側著臉,看著鳳傾云,臉上掛著燦若朝華的淺笑,看起來溫儒無害.

傾國之姿!何時這個詞也是用來諷刺她的了!

簡直就是不可忍.

鳳傾云的眼底那雙鳳眸里泛過強烈殺意,周身的戾氣一現:本來還想著在宮殿之內放她一馬,但是現在.....

鳳傾云嘴角勾.深,那藏于衣袖之內的銀針准備蓄勢而出.

眼見形勢不妙.

東華皇帝連忙趕在鳳傾云出手前開口,語氣有些急促,差點叫了以往喚鳳傾云的愛稱:"傾....."云.

"戰王妃,朕此次尋你前來是有一個問題需你解惑,秦女與西涼切磋之時,擬了一首詩,這詩可是你賜予秦女的?"

鳳傾云的動作被東華皇帝打斷.

那如看螻蟻般的目光直直地盯著九音,嘴角勾起冷然譏諷的笑意,銀針收了起來:他的生日,還是留給他一點面子.

這個白衣女子在自己的眼里,不過是一只螻蟻罷了,不介意讓她再多看幾眼這個世界.

"比試擬了一道詩?什麼詩?"鳳傾云問道.

在來皇宮的的路上,公公早就嚇破了膽,哪里還敢與鳳傾云說明壽宴的情況,因此鳳傾云對為何請自己而來一概不知.

看著眾臣那一雙雙期待的目光都盯著自己.

鳳傾云緊擰眉頭,下意識地看向墨凌寒.

撞上了墨凌寒擔擾又寵弱的目光,心里那股羞憤感亦被漸漸填平:至少,這個男人是深愛她這個人的,而不是美貌.

"哦?!"

"戰王妃來之前竟然都不知道?秦小姐與本宮的舞歌比試之時,作了你擬予她一首詩,而這詩...黎姑娘說是你偷的她的."西涼太子出口的話,能有多挑撥離間,就有多挑撥離間.

鳳傾云總算知道了怎麼一回事.

但是又突然撲捉到了'黎姑娘’這個字意,她居然也姓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