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讓鳳傾云出來對質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證劇?她偷的是我的東西,你想要什麼證據?"

九音完全沒有絲毫罪惡感地說著違背良心的話,臉不紅,心不跳.

隨著九音的話落,宮殿內都沸騰了.

她說什麼?她居然說秦小姐偷的是她的詩?怎麼可能!

"你滿口胡言,說這首詩居然是你的,你怎麼好意思說的出口,就這麼貪慕虛榮."聽著九音突如其來的拆穿,秦小姐惱差成怒地咬牙道.

這首詩明明就是鳳姐姐創作的!憑什麼說這首詩是她的.

"秦小姐說的沒錯,這詩...怎麼可能是她的."

竊竊私語的議論聲從宮殿周圍傳來.

"戰王妃如此博學多才,秦小姐與王妃關系甚好,肯定是王妃教于秦小姐的,下官看,這詩定然是秦小姐自己擬作的."

"就是,就是,該不會黎九茵她是搞錯了吧."眾臣都壓低了聲音,想起九音那殘忍無情的手段,眾臣開口的話也不敢帶著貶低與嘲諷,只得話里含話的地附聲道.

坐于主位上的東華皇帝滿臉茫然!

好不容易能贏西涼一局了,這個人就非要來導亂惹事嗎?

看著九音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,東華皇帝簡直氣地手指攥地'咯吱’響:墨凌寒怎麼不極時把她捅死!啊!為什麼要挑釁朕,去死不好嗎!

東華皇帝掩住眼底的殺氣,輕笑道:"即然你說這詩是你的,可有什麼證據?!"

聞言.

只見那抹風華絕代的白影,不知從哪里突然掏出一張白紙,紙上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字.

隨後,九音面無表情地將手中的白紙甩給影二.

做完這一系列的動作後,九音便一副貴族作派地靜坐在位上,神色淡漠,不語,尊貴地不像話.

影二接過白紙,秒懂.

看著一臉'打死都不相信’的眾臣,眼底滿是厭惡的墨凌寒.

還有那一雙雙畏懼中又帶著幾絲嘲諷的目光,全都投給九音,影二不由面露幾絲氣憤,即刻照著白紙上的詩句念了起來:

"轉朱閣,低綺戶,照無眠.

不應有恨,何事長向別時圓?

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,

此事古難全.

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!"

此話一落.

宮殿內的所有人都驚呆了,一個個都張大了嘴巴,目光在九音與秦小姐的身上來回掃蕩:

這……看秦小姐的臉色,這詩句定然是答對了,可秦小姐比試之時做的詩,她怎麼可能會知道的這麼清楚?

最震驚的莫過于秦小姐,她雙眼瞪地老大,那雙眼睛有些不可置信,有些氣憤與惱怒.

"不,不可能!"

"你怎麼會知道?一定是你剛剛偷看到的."秦小姐堅難地站起身來,眼底被憤怒與羞怒填滿,指著九音咬牙道.

聞言.

九音垂下的眉眼彎了彎,眼睛變地漆黑晦暗,深不見底,沒有回話.

秦小姐被她這副淡淡的模樣氣地整張臉都扭曲了.

那抹白影她低頭,專注地磨揣著手指尖,連個余光都沒有賞自己一眼.

就好像自己是一種不入眼的東西,就連與她對話的資格都沒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