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讓鳳傾云出來對質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我欲乘風歸去,又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."望著眾臣看著自己的目光,充滿了贊賞與欽佩,秦小姐臉上露出傲然的笑意.繼續念道.

"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!"秦小姐一邊念,一邊用高高在上的目光看著地舞歌.

就像是找回了莫大的臉面一般,秦小姐的臉上要多高傲有多高傲,看著舞歌的眼神,就像在看一只跳梁小丑.

"轉朱閣,低綺戶,照無眠.

不應有恨,何事長向別時......"然而,秦小姐接下來的詩句突然卡在了嘴里.

只見宮殿中央念詩的那名女子突然臉色僵硬,眼珠子猛地一突,像是被一股巨力給擊中了那般,在空中劃過一道拋物線……

重重地砸在墨凌寒的眼前.

"噗!"

隨後,只見秦小姐痛苦地捂著氣血沸騰的胸口,臉上布滿了疼痛難忍的虛汗,嘔出了好幾口老血.

墨凌寒懵了!

秦將軍眼珠子一瞪.

宮殿內一片死寂無聲,被這突出其來,又似曾相識的一幕驚地不明所以.

"你--"回過神來的秦小姐,哪里還有什麼不明白的.

狠狠地擦去嘴角的鮮血,想要用惡毒的話來咒罵九音,可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.

猛地抬頭.

目光狠厲地瞪著眼前白影,強忍住痛意,嗔目切齒道:"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麼?!"

隔著如此遠,九音都能聽到磨後槽牙的聲音.

"無源無故,你憑什麼...對我動手!"看著九音那一副神色淡淡的模樣,秦小姐氣瘋了,滿臉的怒容,羞憤,怒憤,憎恨,種種情緒.

聞言.

九音抬眸,目光淡淡地掃了略過秦小姐,那輕飄飄的目光,仿佛就像是在看虛無的空氣一般,連不屑都沒有,完全的無視.

"她的詩,是偷的."九音看向主位上的東華皇帝,條理慢斯地敘述道.

她居然敢說自己是偷的?!

秦小姐胸口一股怒意直湧而上,又硬生生地嘔出幾口鮮血.

不過是被戰王厭棄的一個妾而己,連鳳姐姐一根頭發絲都比不上,她有什麼姿格用這麼睥睨的眼神看著自己,還敢誣蔑自己?!

秦小姐胸口氣地不斷起伏.

死死地盯著九音,眼底皆是羞怒與狠厲:"你胡說,這詩明明是我的,你有什麼證據?!"

看著這突出其來的一幕,西涼太子連扇折扇的動作都停固了良久,聽到九音的話,心里說不出來的複雜悲涼感,憋地特麼壓抑.

如果這詩不是秦小姐的,西涼太子絕對會高興地合不攏嘴.

可是.

這句話從九音的嘴里說出來,西涼太子怎麼也笑不出來,反而想痛哭,因為此時,西涼太子在九音的身上己經找不到看戲的心態了!

她要攪局--

這比試提起了她的興致--

"黎姑娘,你說這詩不是秦女的,可有什麼證據?!"看著九音直接將秦小姐當成了空氣,東華皇帝深吸一口空氣,扯了僵硬的微笑,問道.

九音微偏高頭,露出那顆刹眼芳華的朱紗痣.

眼底一片寂靜黑暗:"證劇?她偷的是我的東西,你想要什麼證據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