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戰王想去地獄稱霸嗎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這種感覺,就像是一件注定了屬于自己的東西,突然脫離了自己的掌控……

哪怕是他從來都沒有喜歡過那件東西,可墨凌寒就是咽不下這口氣:她不過是他厭棄的棄婦而己,她有什麼資格對他露出這麼不在意的神情?

"哼!"

"像你這般蛇蠍心腸的女人,除了會不知廉恥之外,還能會什麼."墨凌寒氣勢凜然,開口的話要多紮心,就有多紮心.

話落,九音緩緩抬眸.

露出那雙如星辰般明亮漆黑的眸子,掃量了一眼大廳.

隨後,停留在墨凌寒的身上,語氣很淡:"莫不是真與南越塵所說的那般,你們東華窩囊到無人敢比了?"

此話一落.

在場的所有人都面露憤色,但一想到郡主那突然斷舌的一幕,眾人便只能將這股怒意埋在心底.誰也不敢諷刺一個字.

再等眾臣緩過神來,卻突然撲捉到了...一個驚天的字意.

那便是九音開口的時候,稱呼的是南陽國攝政王的全名:南越塵!!

天吶!

她竟然敢稱呼那個嗜血殘暴的攝政王,直呼全名?

眾人不約而同朝著南越塵的方向看過去,想在南越塵的臉上找到對九音的一絲怒氣與不滿.

哪怕是身處東華,眾臣都聽聞過南越塵的冷血殘暴,稍有不快,便會令其身死當場.

一雙雙夾著期望的目光看著南越塵.

然而....眼前那張如刀削般的俊顏之上,竟找不到一絲怒意.

沒有,什麼都沒有.

南越塵像是習己為常了那般,甚至他都沒有意識到九音在宮殿之內對他的稱呼,有什麼不對!

"東華無人?呵!本王倒想問問,你難道不是人嗎?"墨凌寒嘴角勾起嘲諷的笑意,有一種不將九音踩在腳下便誓不罷休的感覺.

"也對."

"像你這般疾惡如仇的女人,跟本就是玷汙了人這個詞."墨凌寒的眼里滿是厭惡,看著九音的目光如同在看什麼卑賤的東西.

九音:為什麼總有智障挑釁本殿?

活夠了為何不去自殺,為何非要讓本殿來動手成全!

聽著墨凌寒的咄咄逼人的話,在場的眾臣都倒吸了一口涼氣,心髒提到了嗓子眼,不約而同將目光轉向九音.

從宮殿下方的角度望過去,能看到她頃瀉的側顏.

那漆黑如墨的眼睛直直地看著墨凌寒,她的臉上,嘴角,眼底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.

墨凌寒的心髒莫名地跳漏了一拍.

"本王看來,這傳言不止是有誤,還是誇大其談."南越塵突然開口,打破了這即將爆發的場面.

"若不是今日一見,本王都未曾見識到,戰王原來如此毫無氣度."

"竟用此等吝嗇的話,來形容與自己同床共枕的人."南越塵的眼底泛過幽幽寒芒,臉上帶有些譏冷的笑意.

墨凌寒目光冷厲地抬頭.

映入眼底的又是九音坐在南越塵身邊的場景.

胸口的怒氣直湧而上,墨凌寒字意犀利地開口,以為這樣便能擊潰九音那波瀾不驚的模樣:"本王怎會和如此放.蕩的女人同床共枕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