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戰王想去地獄稱霸嗎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他的臉會神轉折一般,從一臉嚴肅的表情到自認為:老子天下無人能敵.會自認為帥到沒邊輕拔額間的碎發,手會插進口袋.

然後,會從口袋里掏出吃的給她--

嗯?

吃的?不對!

本殿在瞎想什麼呢?!

九音迅速晃去腦海里崩彎的場景.靜坐了一秒,隨後轉眸看向影一,神情冷冰,比以往的任何時刻都要冷漠.

影一被九音的目光看地心髒猛地收縮.

恐懼感漸漸曠散開來,不明白自己哪里又做錯了,剛剛還相親相愛我們是好哥們來著,為什麼突然就用這樣的目光看著自己.

就在影一滿臉惶恐的神色下.

九音面無表情地開口了,哪怕就這麼靜靜地坐著沒有任何動作,都尊貴地無法用語言詮釋:"本殿要用膳--"

影一格外驚愕臉:你餓了看著我干什麼?

他這輩子是得罪誰了?餓了找他?他哪來的那離其詭議的該死泡面!

影一咽了口唾沫,機械般的轉頭看向九音,那張呆板肅穆的面色,露出一行無聲的字意:在下無可耐何...

九音的臉色唰地一下冷漠起來.

那隔著面紗的臉上掛滿了:'本殿不管,本殿就是要用膳’'你不給本殿吃的,本殿就弄死你’的霸氣模樣.

影一:"...."我的內心是崩潰的.

就在影一想著找什麼方式婉拒之悸.

坐在一般陰睛不定的南越塵突然朝著影一看了過去,深遂的眼眸半眯起,傾倒眾生的俊顏上露出冷冽的冰霜.

他悠悠地掃了影一一眼,就是這輕飄飄警告的眼神,令影一全身寒毛豎栗.

主子,你是不是魔症了?

為什麼隔一分鍾一個模樣,你說好的要控制自己的內心呢?

"在下即刻去幫姑娘找!"不敢多加思索,為了自己的小命,影一連忙恭敬地朝著九音開口,然後嘩啦啦地朝著宮殿後門閃身離去.

影二看著影一的背影,自帶了滿面興災樂禍.

開玩笑!

為什麼不問影一...不是去禦膳房傳膳?而是去找?

沒看到之前在府邸用膳的時候,九音那滿臉嫌棄無比的模樣嗎?沒聞到那泡面發出來誘.人的香味嗎?

她連主子的膳食都挑替,怎麼可能吃的下皇宮的膳食?!

九音氣定神閑地靠在倚面上,臉上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,目光掃量了一眼桌面上的食物,神情格外冷漠:

吃了三次泡面,本殿再也不吃泡面了,本殿要餓死了!

而這剛剛發生的一幕,全都被西涼太子盡收眼底.

從一開始,西涼太子便時時刻刻地注視著九音,九音最開始說的第一句話,由于聲音太細微,西涼太子只隱約聽到了幾個字:哦,詩....殿...

詩?

莫不成她剛剛在與南越塵討論舞姬作的詩?

西涼太子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,總感覺會有什麼不受控制的事情發生,再抬頭,見九音一副與世隔絕,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的模樣.

西涼太子莫名地舒了一口氣.

剛剛眾臣在聽到這首詩之悸,眼里顯露的懷疑的確沒有錯,這首詩確實不是舞姬做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