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敢偷本殿的詩1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隨後,目光轉向九音,眼底夾著他自己都未曾察覺的欽佩:

囂張什麼鬼?

做一首破詩有什麼了不起的,還戰王妃,戰王妃,東華怕是無人能比的上戰王妃,還不是被姑娘給打地連壽宴都參加不了!

吐槽了好幾句,就在影一的目光專注看向九音之時.

突然發現...那個不論發生什麼都掀不起一絲情緒的白衣女子.竟然看著公公手中的詩發呆?

"這詩有何不對?"南越塵的余光正好瞥到九音的異樣.

九音抬了抬眼皮,淡漠地掃了一眼西涼太子,看到他臉上掛著誓在必得的神情,仿佛篤定了接下來會贏一般.

"哦,他這首詩是偷的本殿的."聽著南越塵的詢問,九音輕描淡寫的開口道.一點都不覺得自己的話,有多麼地驚憾人心.

然而這句話,卻劈地影一與影二在風中凌亂了.

他一定是聽錯了對不對?舞姬做的這首詩是偷的她的?雖然九音的戰斗力不可否定,但是影一還真不相信這首詩是九音的.

南越塵聞言那張鬼斧刀功的俊顏上泛過幾絲複雜的神色.

那雙深遂晦暗的眼底閃了閃,看著九音勾了勾好看的嘴角,嘴角的弧度有些淺,接著,南越塵便沒有再接話.

可是九音從南越塵的眼里,撲捉到了對她的懷疑:那雙深隧的眸子里寫滿了不相信.

影一兩人的心里亦是滿不相信,而臉上卻用'原來如此’來掩釋,心里的想法怎麼也不敢開口說出來.

九音垂了垂眼眸,沒有絲毫失落感地收回目光,而腦海中又不由自主地晃過一抹場景.

她記得.

在現代之時,每當所有人都懷疑不信任她的時刻,哪怕是所謂的證劇都顯露出來,只要她一轉身,依然能看到那張熟悉的俊顏.

他會在諷刺她言語的話..還未流露出來之前,毫不猶豫地取了所有人的性命.

然後.

他會收起那有些匪氣,有些懶散的態度,會板著臉,很正經,會洋裝很凶地告訴她:

'小九,看到了沒有?世界上沒有任何人,可以不顧任何原因地相信你,哪怕是那所謂驚天動地的感情,能為你赴死的感情,都不值得相信!"

"每一個人,他產生的愛都是有原因的,可能他愛的是你的美貌,是清冷不入的性格,亦是你的與眾不同.’

'若有一天,他在你身上找不到..最開始喜歡你的東西了,有人比你更耀眼了,他便會毫無理由地轉身,將你踩進無間地獄.’

'感情是很卑微的一件東西,會慢慢地將小九原有的高傲踩進淤泥里,會永無休止地賤踏小九的自尊.’

'若是以後哪一天暮白不在了,小九便不要在意任何人的感情與信任,如果實在是氣不過,就打到他相信為止,若他還是不信,那就捅死他.’

'什麼?捅不過怎麼辦?有道理,那便等老子回來--’

他的臉會神轉折一般,從一臉嚴肅的表情到自認為:老子天下無人能敵.會自認為帥到沒邊輕拔額間的碎發,手會插進口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