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敢偷本殿的詩1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皇上倒底看到了什麼,為何臉色變幻如此之快?"下方的眾臣壓低聲音,小心翼翼地討論道.

"難道不是我們東華贏了嗎?那舞姬一介女流怎麼可能比得過文臣?"

聽著下方的議論聲,東華皇帝想扯出客套的微笑,卻發現自己怎麼也笑不出來.

看著東華皇帝的模樣,西涼太子心里的勝算更大了,即刻朝著東華皇帝開口道:"即然東華皇己經看過了,也應該讓本宮與攝政王見識一下."

東華皇帝:emmmm......

這個陰奸卑鄙齷鹺無恥的小人!

"給朕念!"東華皇帝微笑中透露著幽幽寒芒,朝著身邊的公公怒斥道.

公公臉上的皺紋抖了抖,心里有些忐忑地瞄了眼東華皇帝,抖著手接過舞姬提筆的宣紙.

然後,打開,目光停留在那清秀的字體上,那張老臉有一瞬間的驚豔,再過一瞬公公的身子抖的更厲害了.

小聲地清了清嗓子,尖銳又帶著幾絲顫意的嗓音從他的嘴里吐露出來:

"多情自古傷離別,情難斷,淚兩行,扶衣袖離去,最是斷人腸.

深情化入無罔海,身無媚骨何怨天.

香銷南國美人盡,怨入東風芳草緣.

閑看庭前花開花謝,心無則念,淡品天外云卷云舒,談笑一生,生生悲常在,與君能有幾何?何苦相思亂人心?"

多情自古傷離別,情難斷,淚兩行,扶衣袖離去,最是斷人腸.....

感情不就是如此嗎?

這世間最痛苦的莫過于離別,情義難斷,就算狠心斬斷,日後怕也是流淚牽斷心腸.

直到公公的話落,眾臣都沒有從這首詩句中震過神來.

宮殿之內一片鴉雀無聲,所有人都在西涼太子與公公的身上來回掃蕩,就連吸呼聲都被刻意壓低.

這....這真的是一介女子能夠提筆的詩?

別說在場的眾臣,就連站在宮殿角落里那滿臉自信的文臣,臉上的表情都如同被雷劈了一般,布滿了驚愕與難以置信.

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地盯著公公手中的宣紙,在心里否定了無數次不可能,卻只能接受現實,被西涼太子挑釁地啞口無言.

這一局,只要是個正常人,都能聽出來,完全不在一個級別之上.

"東華皇?!"西涼太子看著東華皇帝,臉上也漸漸爬上了笑意.

尤其是眼底深處,夾著對東華與東華皇帝的不屑,看低,種種情緒.

就是這種挑釁的眼神,氣地東華皇帝想掄起桌子就將他砸死在東華算了:什麼玩意兒,在朕面前瞎吡吡.

"本宮還以為東華除了戰王妃,還有人能夠令本宮大開眼界一番,現在看來,本宮怕是要失望了."說是說失望,可西涼太子的臉上找不到一絲的失望.

他的臉上皆是笑意,那種發自于肺腑的笑意.

刺地在場的眾人都攥緊了手指,怒瞪著滿臉難堪的文臣,還有春風得意的西涼太子.

除了戰王妃,己再無人比的上西涼?

這話聽著怎麼這麼陰陽怪氣呢?

影一皺著眉角掃了一眼西涼太子,呆板嚴肅著臉,隨後,目光轉向九音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