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敢偷本殿的詩1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來人吶!守衛死哪里去了!快將這個殘暴的女人拖出去捅死!

太可怕了,他們印象之中的黎九茵不是這個樣子的.

以往的黎九茵她愛極了戰王,哪怕戰王讓她跪著送死都毫不猶豫,可現在!為什麼突然之間性格實力會轉換這麼大?

為什麼皇上一而再,再而三的容忍她!

感受周圍空氣的壓迫.

影一與影二連忙回過神來,甩去腦海里那驚悚人心的畫面.

兩人都非常昧著良心地搖頭,把腦袋搖地賊快賊快,嘴里說著不可怕,可是雙腳卻控制不住地發抖.

看著眼前那兩雙瑟瑟發顫的腿,九音淡漠地收回了目光,睨了一眼東華皇帝.

她特意留有這麼多時間對舞姬下手……

原本以為,東華皇帝定會為了...不與西涼鬧翻而對她動怒,再不濟也會極力勸阻,可是沒有!

也不是完全沒有,東華皇帝有想開口勸阻過,甚至還對她產生了殺意...最後又被某些不得己的原因給壓抑住了.

就連墨凌寒打算對她下殺手之時,亦被東華皇帝的眼神給制止了.

所以...

她的猜想果然是對的,東華皇帝定然是知道什麼!

這個迷真是越來越大了.即然東華皇帝之前允許墨凌寒將她困于囚車內游街示眾.而現在又嚇得跟個烏龜一樣,他倒底在害怕什麼鬼?

"東華皇!"

一道聲音打破了這個寂靜的場面,將九音的思緒拉了回來.

而宮殿內的眾臣亦見識過郡主被斷舌的一幕,心里對死亡的承受能力,似乎要大了一些,哆嗦著身子,緩緩了心里的懼意.

"剛剛的那一局還未曾分出勝負,東華皇難道不打開西涼的提詩?"

"也好讓本王見識一下能對戰王妃不服氣的人,這才華究竟有多好!"見西涼太子一時間也不敢說話,南越塵便當個大好人,朝著東華皇帝開口道.

看著這可怕的一幕總算畫上了句號,所有人都心有余悸地舒了一口氣.

西涼太子臉上帶有幾絲難堪的表情,也漸漸地消失殆盡,嘴角僵硬的笑意緩了緩.

"攝政王說的有理,雖然舞姬不能再比試了,但是西涼亦不只舞姬一人,這切磋定然是要繼續的."

東華皇帝:emmm.....

你的意思是,西涼除舞姬有人,東華除戰王妃無人了?

東華皇帝那張面如冠玉的臉上有些凝固,總感覺接下來會有不好的答案出來,但是在眾多期待的目光之下,也只好令侍女將西涼的那一份呈上來.

然而.....

再過一瞬.

就在眾臣信誓旦旦的目光之下,當東華皇帝的目光停留在宣紙之上時,整個人都不好了,臉色如同便秘一般難堪.

如若之前還不太確定.

那麼現在,東華皇帝敢肯定,這西涼太子明明是有備而來,而且還是准備地萬事周全.

看著東華皇帝一副鐵青著臉,笑不出來的模樣,宮殿下方的眾人心底突然升起不好的預感.

"這....."

"皇上倒底看到了什麼,為何臉色變幻如此之快?"下方的眾臣壓低聲音,小心翼翼地討論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