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敢偷本殿的詩1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看著在場所有人的臉上都布滿了惶恐與不安....

東華皇帝臉色鐵青,看著九音磨著牙齒,手指尖緊摳著椅面.

在心里權衡了良久,東華皇帝才壓著心底的怒意,放低聲音,朝著九音開口道:

"黎姑娘!"

"今日是朕的壽宴,不是你--"

東華皇帝的話還沒有開口說完,就被接下來的一幕震呆了,那雙夾有些憤怒的眼眸,被驚愕與畏懼漸漸占滿.

宮殿之內!

被一道道撕心裂肺的衰嚎聲給充斥,那麼地恐懼,那麼地令人心寒膽顫!

那里!

那抹白影在東華皇帝開口的同一時間,毫不留情地伸出手朝著舞姬一揮,緊接著.....

只見舞姬的眼珠子突然被撕離眼眶,轟地炸裂開來.

半空中血漬四濺,鮮紅鮮紅的血液從舞姬的眼眶狂湧而出.

舞姬顫抖地伸著手,捂著自己布滿鮮血的臉,在地面上痛不欲生地慘叫,一聲接著一聲,如同地獄里的女鬼那般,驚悚不己.

而罪魁禍首的九音,此刻正她站在舞姬的幾步之處.

她低著頭,嘴角帶有幾絲嗜血冰冷的弧度,聽著耳邊那慘烈的痛叫聲,她像個沒事人一般,平淡地不像話.

在一雙雙驚愕恐懼的瞳孔里,倒印出九音掏出一張雪白的絲巾,垂眸,專注地擦著手指尖.

"啊!"

"賤人!賤人!賤人!"

"你一定會遭到報應的,你不得好死!"舞姬滿臉瘋狂,雙眼徒留血淋淋的窟窿,她的雙手沾滿了滾熱的鮮血,伸出手拼命地掃蕩著周圍.

似乎想撲捉到九音的身子,想拼盡全力報仇!

想拉著九音同歸于盡!

舞姬的身上爆發出濤天的恨意,每一字每一句都夾著無盡的憎恨,恨不得將九音碎尸萬段.

"你再瞎嚷嚷,我不介意割了你的舌頭!"九音驀地抬頭,手中的絲巾被她隨手一拋,穩穩地落在了舞姬身側的血漬上.

鮮紅的血液將絲巾染地殷紅.

那麼震憾人心的一幕!那麼驚悚的場面.

隨著九音的話落,宮殿之內沒有一個人敢發出絲毫聲音,全都死死地閉著嘴巴,臉色慘白,連呼吸都壓到了最低,恨不得永遠都不說話.

舞姬痛不欲生的癱倒在地上.

臉上皆是憎恨與絕望,死死地咬著牙齒接近昏厥,忍住傷口傳來刀絞般的痛意,不敢多說一個字.

看著這驚愕的場面,東華皇帝的內心是崩潰與絕望的.

嗯.

世界終于清淨了!

九音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東華皇帝,看地東華皇帝手心都起了冷汗:快來人啊!把這個殘暴的女人給朕捅死,嚇死朕了.

"吶,我給你臉了--"

九音指尖直指舞姬的身影,朝著西涼太子看過去,語氣淡淡.

西涼太子:"..."

西涼太子即刻命令隨從將舞姬帶離宮殿,這才轉頭看著九音.

望著她臉上那風云輕淡的神情,太子臉色有些僵硬,努力地想扯出一抹笑容:

啊!

氣死本宮了!

她這是活脫脫地挑釁.只是挖了舞姬的眼睛,沒有取了舞姬的性命,這就是給自己面子了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