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 敢偷本殿的詩1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她的動作帶著一種與生俱來的尊貴,帶有點冷酷,帥氣地令人癡迷:"我不是說過,最不喜歡有人在我面前瞎嚷嚷嗎?"

"戰王與太子若是咽不下這口氣?是要在我這找回顏面嗎?"

面前的那抹白影!

哪怕是這麼平淡的語氣,這麼毫不在意的神情,卻硬生生地給人一種唯吾獨尊的氣勢,以風華絕代,冠絕一世來形容都不足為配.

墨凌寒還真咽不下這口氣.

她不過是自己厭棄的妾而己,他不要的一件殘次品,何時也配這麼跟他說話?

墨凌寒心里升起一股突出其來的怒氣,是那種所屬物脫離掌控的怒意.

"本王..."

墨凌寒正准備霸氣地朝著九音開口,余光...卻突然接受到了東華皇帝朝自己擰眉的動作.

他說...這個人現在還不能動?!

倒底是因為什麼原因!

為什麼皇兄這麼畏懼她?為什麼一而再,再而三地告訴自己眼前的這個人不能動!

墨凌寒攥緊的手指發出'咯吱’地脆響,眼睛狠狠地瞪著九音,胸口的那股怒氣久久不能平息:等回到戰王府內,他一定要讓這個自大的女人,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!

看著這有驚無險的一幕,眾臣都心有余悸地舒了一口氣.

太可怕了,簡直就是太可怕了!

他們有生以來,何曾經曆過這麼膽顫心驚的場面,這個人那麼地殘暴冷血,跟他們印象中的黎九茵簡直就是天嚷之別!

就在眾人以為這件事要翻篇的時候.

站在宮殿中央的那抹白影,忽地轉身,她抬眸,目光平靜如死水,看著舞姬輕描淡定地開口道:"差點忘了,還有件害怕的東西沒有取下來!"

她說...什麼?

還有件害怕的東西?她是想挖了自己的雙眼?

這句話,就如同轟天的驚雷,劈地舞姬腦子一片空白,刺骨的涼意從腳底板彌漫全身,就連西涼太子都驚呆了.

這個白衣女子還是不願意放過舞姬?

這個世間怎麼會有這麼冷血無情的人?

明明他都求情了,卻打消不了她絲毫的念頭!所有人的目光都緊隨著九音的身形移動,眼底布滿了驚悚恐懼!

"你…你別過來…別過來……"舞姬那驚恐的瞳孔里,倒印出九音她抬著腳,一步一步朝著自己走近的場面.

每一步,都如同千斤重的鐵錘那般,狠狠地敲在心尖.

舞姬撐著身子拼命地往後退,身子忍不住顫抖,直到身後沒有退路.觸碰到壁面的冰涼感,舞姬心髒猛縮,身子緊挨著牆邊.

聲音發顫哆嗦道:"你,你不能挖我的眼睛...你敢這麼做....我不會放過你的,你會遭到報應的..."

九音腳步一頓.

停在舞姬的幾步之遙,她微微垂眸,眼底一片漆黑泠漠.

她看著舞姬的目光明明很淡很淡,卻讓舞姬覺得,這種眼神比自己平生以來,見過的任何眼神都要可怕……

看著這驚世駭俗的場面.

看著西涼太子壓抑著憤怒不敢再求情,南越塵的眼底泛過饒有深意的笑意,看著在場所有人的臉上都布滿了惶恐與不安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