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敢偷本殿的詩9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試問遇到一個神經病,那個神經病還能徒手撕千軍萬馬怎麼破?

聽到九音開口的話,所有人的心里都掀起劇烈的波濤,一雙雙眼里都寫滿了憤恨不平,看著九音的目光如同在看:

賣!國!賊!

"你..你這個自私..惡毒的賤民!難怪會被鳳傾云踩在腳下,活該被..自己的夫君厭棄!"胸口氣血沸騰,舞姬硬生生地吞下一湧而上的老血,瞪著九音,滿是恨意.

說完這句話,舞姬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.

然而!

映入眼前那抹驚華絕豔的白影,卻沒有被這句話掀起絲毫的怒氣,她面色淡然,沒心沒肺般的平靜.

看著自己拼盡全力譏諷的話!

竟然沒能掀起對方絲毫的波動,舞姬簡直氣瘋了!

她何時受到過這麼恥辱的對侍,從小到大!她便舞藝驚人,奉為西涼手中的心尖寶,誰看到她不禮讓三分!

"難怪戰王爺..如此厭棄你,像你這種賤民,放在西涼..只配做軍..技!"舞姬胸口壓著一團怒火,開口的話要多惡毒有多惡毒.

聞言.

九音眉角微挑,踩在舞姬胸膛的那只腳重重地一撚.

"啊--"

撕心裂肺的衰嚎聲從舞姬的嘴里流出,擊地眾人的心髒都跟著抖了抖.

宮殿一片死寂,誰也不敢開口替舞姬說話.

就連西涼太子都攥緊了折扇,話到了嘴角,腦海里又閃過郡主斷舌而亡的那一幕,想要開口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.

而舞姬卻一點都沒有感覺到小命要掛.

她瞪著九音,狠狠地瞪著.

如果目光能殺人,恐怖九音都己經被舞姬的眼神給碎尸萬段了.

"你恨我?"

九音彎腰,微微垂眸看著腳下的舞姬,輕描淡寫的語氣.

舞姬還是陰鷙地瞪著九音,殺氣滿滿,眼珠子幾乎要瞪了出來.

"我膽子比較小,被你這麼看著,會害怕."九音驀地直起身,露出那雙漆黑明亮的眸子,她的眼里有些涼涼的笑意,目光漠然地掃過宮殿內的眾臣.

眾臣被這抹平靜的目光,嚇得縮了縮脖子,瑟瑟發抖.

九音眼眸微斂,偏低頭,臉上的笑意隨著她腳下的力道越來越重,在這個寂靜的宮殿之內,都能清淅地聽到骨骼錯位的聲音.

驚駭人心!

"啊!"舞姬雙目腥.紅,痛地想要自盡.

舞姬伸出手,拼命地想頒開九音的腳,卻發現自己跟本就觸碰不了她分毫,狠狠地抬頭,瞳孔接近欲碎地瞪著九音.

"吶,就是這憎恨的眼睛,我有點害怕..."九音輕描淡寫的開口.

她的臉上掛著妖異的笑容,眼里泛過嗜血的暗光,像極了地獄的索命修羅.

"一害怕,就會忍不住挖了,令我害怕的東西."

她邊開口,邊抬高那雙如凝脂般的食指,直指舞姬的雙眼,明明是那麼平淡的語氣,卻如同一道劈天驚雷狠狠地敲在眾人的心髒上.

天,天吶!

她剛剛說什麼?

她說她膽子小...膽子小.

會害怕舞姬看她的眼神,會忍不住挖了那雙令她害怕的眼睛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