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敢偷本殿的詩8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像是看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事情一般,舞姬的瞳孔猛地一縮..

因為那個人,她竟然在笑!

她的眸子直直地看著舞姬,眼底一片寂靜黑暗,嘴角掛著冰冷滲人的弧度,像極了對郡主動手之前的那抹笑容.

那麼淡,那麼冷!

看地舞姬的心底漸漸發涼,一種叫驚恐的懼意直襲而上.

"你……"想干什麼.

還未等舞姬將這句話問出來.

只見九音突然坐直身子,她臉上的笑意突然如數盡散,那潔.嫩.白哲的食指毫不猶豫地朝著舞姬一拔.

"哼--"撕裂的痛意猛地襲來,舞姬擰唇悶哼一聲.

周身的氣流像是被巨力凝固了那般,拼命地收縮,擠壓著全身的毛孔.

舞姬痛地嘴唇都咬破了皮,面色慘白如紙,感受著五髒六腑在拼命地沸騰攪動,骨骼像是被一雙巨手給折斷了那般.

直到這一刻!

舞姬才知道這個女子有多麼囂張膽大!

她瘋了嗎?這個小婊砸竟然敢對自己動手?沒看到自己不是東華的人嗎?她這麼做...就不怕引起兩國的戰亂?!

舞姬狠狠地瞪著九音,眼中醞釀著強烈的殺意.

想要反抗,躲避.

卻發現自己的身體跟本不能動彈分毫,就像是被定格了一般,用盡生命都挪不了半步.

眾人瞪目結舌!

發生了什麼?

舞姬的臉色怎會突然變地慘白?她看著九音的目光,怎麼會如同見了死神修羅那般,滿是驚恐與憎恨?

"砰--"

還未等眾人從這突如其來的場景中回過神來,只見舞姬身體僵硬,雙腳彎曲,猛地朝著九音的方向跪了下去.

"嗖!"

"嗖!"

看著這似曾相識的場景,眾臣惶恐地朝著九音的方向看過去,驚愕的目光在舞姬與九音之間來回掃蕩.

感受到膝蓋處傳來鑽心的痛意,舞姬整個人都在驚雷中凌亂了.

抬頭,目光不甘陰狠地瞪著九音,那張貌美如花的臉上皆是猙獰,強忍住痛意咬牙道:"你竟然敢...竟然敢對我動手!卑微的賤民,你就不怕...引起兩國的...戰亂嗎!"

余音一落.

宮殿之內能聽到"嘩啦--"聲響.

九音突然從座位上站起來,居高臨下地走到舞姬的身邊,對著舞姬的臉,反手就是一個耳刮子,抽地整個宮殿都一片死寂無聲.

眾臣驚愕臉:....

影一驚愕臉:....

西涼太子驚愕臉:....

他們想靜靜...誰告訴他們,這個世界倒底怎麼了?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這麼狂拽無所畏懼的人?

九音一臉冷漠地站在舞姬的身前,由于剛剛下手的力道太重,一股後遺症的震麻感從手心處傳來...

然後.

眾臣只看到,站在宮殿中央的九音,明明前一秒還一襲白衣風華絕代,下一秒就面無表情地猛甩手,快如殘影……

"我動了,你們西涼快發兵吧--"

九音抬腳就將舞姬踩在腳下,居高臨下的斜睨著舞姬,語氣淡淡,淡到與這抹驚愕的場面是那麼地不搭.

東華皇帝微笑中透露著咬牙切齒:emmmmm...

試問遇到一個神經病,那個神經病還能徒手撕千軍萬馬怎麼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