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敢偷本殿的詩7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西涼太子捂著嘴角呵呵狂笑,伸出折扇指著文臣說不出話來.

看著超出意料的場面,眾臣都懵逼了,難道他不應該是滿臉怒容難堪嗎?難不成是接受不了太大的差距,被氣笑了?

不等眾臣開口諷刺,西涼太子抹了抹余角的眼淚,開口道:"好詩,好詩,本宮平生以來從未見過如此好的詩."

聽著西涼太子的話.

文臣的臉上即刻露出高高在上的神情.

"即然太子認為是好詩,那麼這一局,恐怕是東華勝了."文臣仰著下巴,如同勝利的孔雀一般.

西涼太子如看智障的目光掃了文臣一眼.

唰地打開扇子,朝著東華皇帝開口道:"東華皇,這是勝是敗現在下結論恐怕還為時過早,難道東華皇不先看一看舞姬提筆的詩?"

這還用看?明顯是東華贏了吧!

"這西涼太子是不是傻了....."

看著西涼太子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,由其是剛剛那笑地差點直不起腰的動作,影一不由低聲議論道.

傻了?

九音眼眸懶洋洋地抬了抬,看著滿臉笑容的西涼太子,再掃了一眼自信蕩然的舞姬,卻驀地撞上了舞姬也朝她看過來的目光.

准確的來說,應該是舞姬朝著南越塵投過來的目光.

兩目相撞.

還未等舞姬朝著九音露出高傲自滿的神情,便被那雙如深淵般死寂的眸子看個了正著.

舞姬心跳一滯,再抬頭,卻發現九音神色淡淡,眼底一片平靜.

知道九音的厲害,舞姬也不敢加以嘲諷,只得訕訕地收回眸子,卻在這一刻,猛地撞上了南越塵看自己的目光.

冰冷,厭惡,不屑,嘲諷!

把自己內心對九音的那一點點妒忌與不甘,都看地徹徹底底,他看著她,就像是在看什麼惡心的東西!

有一種叫羞怒的情緒直襲大腦.

"會點武功又怎麼樣."輕到微不可覺的聲音從舞姬的紅滣內吐出.

"還不是被鳳傾云踩在腳底下,被自己的夫君厭惡嫌棄,連男人的心都留不住,失敗沒用的女人."

舞姬的心里格外不平衡與不甘.

這個唯一能令自己動心的男子!竟然因為她看這個白衣女子的目光,警告自己?!

這麼優秀的男子!

一個被戰王拋棄的'賤’妾,怎麼配的上?自己喜歡的東西,還從來沒有人敢搶過!

舞姬自認為高人一等,被南越塵看低的那股羞怒感全都怪在了九音身上:"知道自己比不過鳳傾云,就想勾'引’攝政王,都被戰王厭棄過了,還裝哪門子的白蓮花."

知道九音的實力.

舞姬不敢指著九音的鼻子罵,只得低聲譏諷,心里別提有多憋屈了.

而舞姬卻不知道,這些話,早己一字不漏地被對方盡收耳里.

只見九音拔弄白棋的動作突然一頓,緩緩抬頭,眼底一片深沉死寂,額間的朱紗痣在頃刻間變地殷紅妖異,耀眼奪目.

而這時,舞姬那打量譏諷的目光正巧掃過九音.

然後……

像是看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事情一般,舞姬的瞳孔猛地一縮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