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敢偷本殿的詩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有那麼一瞬間,南越塵都看愣了片刻,這個樣子的她像極了覺醒的九天神女.

九音那雙掀不起一絲波瀾的眼眸,斜睨了南越塵一眼,滿臉都在透露著一句話:

沒事扯本殿做甚?

本殿為何要幫東華?

"難道你就不擔心,戰王真的休了你?"南越塵的身子驀地朝著九音一頃,對面的那個人那張臉離他只有一指之遙.

南越塵眼角擰高,眼底深遂晦暗,直直地盯著九音,不放過她臉上的任何一絲情緒.

耳後根傳來一股吐納的熱氣,不論是誰,面對南越塵那張傾倒眾生的容顏,那雙凝神專注的眸子,恐怕都忍不住沉淪.

可九音的臉上!

除了平靜還是平靜,哪怕是南越塵的突然接近,都沒能掀起她眼底絲毫的漣漪.

九音微微側身,神色冷漠地掃了一眼南越塵,隨後半眯眸子,抬頭,目光停留在自命不凡的墨凌寒身上.

休了她?

他剛剛好像是這麼說過,要休了她!

看著墨凌寒眼底對她的厭惡與鄙夷,九音漠然收回目光,斂眸,盯著南越塵,她嘴角的弧度有些冷,額間的朱紗痣有些耀眼.

"為何要怕?"

"戰王亦不只一個,他若是消失了,還可以有別人!"她開口了,明明是這麼漫不驚心的語氣,卻在不經意見透露著不可一世的狂妄.

她剛剛是說...

她嫁與墨凌寒不過是為了他的身份,為的是那所謂的名稱,而不是因為他叫墨凌寒!

她還說...他消失了...

墨凌寒死了,還可以有別人?!

一個念頭想到這里,南越塵心底一震,他突然發現,他一點都沒有了解過面前的這個人...她的無情,仿佛比他想象中更加令人心寒.

南越塵抬頭.

看著近在咫尺的九音,那雙清冷淡漠的眸子,令他的心里突然升起一抹可怕想法,想要伸出手將九音的碎發拔于耳後.

這個念頭剛冒出來便南越塵猛地甩走.

連忙收回看著九音的目光,落座,那刀削般的俊容上刹那間布滿了寒霜,冰冷著臉寫滿了生人勿近.

他瘋了!

一定是瘋了!

不然為何會想做出這種可怕的舉動!

很快,筆墨便己准備完畢,宮殿中央的舞姬朝著文臣不甚在意的笑了笑,自顧地走到自己的位置,看著面前的筆墨像是在組織著詩詞.

這抹看低的神情,簡直就是刺紅了文臣的眼.

"哼!本來看你一介女流不想讓你輸的太慘,現在看來,也沒必要了."文臣信誓旦旦地掃了舞姬一眼,開口道.

舞姬'噗呲’一笑:

"難道依你的能力還能比的過戰王妃?若沒有,那還是早早認輸的好,你還是拿出你的看家本事好了,免得說自己沒有盡全力."

舞姬的聲音不大不小,正好能傳進周圍人的耳里.

氣地眾臣都恨不得親自沖上前去,將絕好的詩作甩在她臉上,啪啪啪啪打臉.

看著這一幕,西涼太子只是饒有深意地勾了勾嘴角:只要戰王妃鳳傾云不在,這區區比試,他們西涼是贏定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