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敢偷本殿的詩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那本宮便替舞姬謝過東華皇了."

"即然本宮是東華的客人,那便先由東華出題優先,否則,就算西涼贏了,恐怕也不體面!"西涼太子面露客套的笑意,語氣夾著勢在必得的自信.

此話一落,眾臣沸騰了!

這個囂張自大的丑太子在說什麼?他居然敢說東華會輸給他西涼?!

簡直就是奇恥大辱,活脫脫地挑釁!

"哼,太子莫不是太過自信了,即然如此,微臣倒想領較一番!"宮殿之下眾少爺與大臣都憤憤不平,而這站出來說要比試的,便是今年剛中舉的文狀元.

西涼太子高高在上地看著文狀元,搖著扇子,笑的春風如沐:

"本宮身份尊貴,便不親自與你比試了."

話到了這里,西涼太子便示意地看了一眼身邊跟隨的女子.

由于那名女子穿著隨從的衣服,站在西涼太子身邊之時也是低頭著,所以眾人跟本未曾注意到她.

這女子正是西涼太子口中的舞姬,那個只以舞聞名天下的舞姬.

舞姬得太子的令,朝著宮殿中央走去,她抬起頭,露出那張貌美如花的容顏,亦與西涼太子那般,臉上掛著勢在必得的神情.

"小女子舞姬見過皇上!"舞姬不卑不亢地朝著東華皇帝行禮.

看著出來比詩的人,竟然是個女子.

眾臣沸騰地更厲害了,紛紛朝著西涼太子指責道:"太子莫不是瞧不起我們東華?"

"竟然讓區區一介舞女來出場?"

"就是,就是,還請西涼太子重新選一個人罷了,免得贏了說東華贏的不光彩."

西涼太子眼底變地有些深沉.

嘴角勾起不甚在意的弧度,眼睛掃過宮殿,朝著下方的大臣開口道:"本宮認為,與他相比--"

說到這里,西涼太子合起折扇,直指宮殿中央文狀元,語氣要多不屑就有多不屑:"還無需西涼的人出場,舞姬一人足矣!"

好特麼器張自大的語氣!

氣地眾臣都咬牙切齒地瞪著太子,但又礙于皇帝己經洋怒的臉色,不敢再多說.

"還是由東華皇出題,三局兩勝如何?"見文狀元一副怒不敢言的模樣,西涼太子滿意地勾了勾嘴角,朝著東華皇帝開口.

東華皇帝允,命人將筆墨搬于宮殿中央,作好的詩詞寫于白紙之上.

而比題便是自由做詩,寓意詩好者勝.

宮殿中央的兩個人,舞姬面露自信坦蕩,泰然自若.

而東華新晉的狀元文臣,卻被西涼太子之前不屑的話而亂了陣腳,望著舞姬的目光帶著鄙夷與看低.

"現在正是得到戰王另看的時機,這東華比試的人此局定會然輸,你若是想要借此得到戰王的另看,本王可幫你提出."南越塵那深遂的眸子看向身旁的九音.

那張鬼斧刀功的俊顏上有些緊崩,看起來極冷,明明臉上寫滿了生人勿進,卻怎麼也找不到那凜冽的氣勢.

聞言.

九音緩緩地抬眼,眼底漆黑如星辰.

有那麼一瞬間,南越塵都看愣了片刻,這個樣子的她像極了覺醒的九天神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