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敢偷本殿的詩3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攝政王一定是想氣死朕,好繼承朕的皇位!

對面那張鬼斧天功的俊顏,他的嘴角帶著饒有深意的弧度,有些邪惡,有些像統領惡道的魔主.

尤其是他的眼里,還夾著突出其來的看低與不屑.

啊啊啊!

什麼狗屁的攝政王,氣死朕了!

東華皇帝保持微笑地咬牙齒:正如南越塵所說,西涼的舞姬聞名天下,恐怕除了鳳傾云,還真不是東華帝國隨便一人能比的過的.

所以東華皇帝急啊!

如果不答應,恐怕今日壽會一過,東華帝國的威嚴怕是不複存在,竟連區區西涼的挑戰都不敢應下.

東華皇帝非常想拒絕!

可一看到南越塵那張無比欠揍的臉,那婉拒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,宮殿之內氣芬無比凝重.

此時的九音,正氣定神閑地坐在位上,露出那雙明亮如星辰的眸子,表面是一副'本殿要看戲’的脫俗模樣,可思緒早己飄到東華的國庫去了.

'這皇宮如此之大,國庫究竟在什麼地方?’

'本殿又未曾來過,若是又迷路了,本殿又不會煮膳食,本殿要是餓了可如何是好?’

九音格外冷漠臉.

此時因為面對西涼的比試,而心急如焚卻無可耐何的東華皇帝,全然不知,除了鳳傾云,眼前還有一個人.

能不費余力地碾壓西涼所有的試探與挑釁.

"攝政王說笑了,朕怎會覺得為難呢?!"

"太子想目睹戰王妃的舞藝恐有遺憾,但是西涼的舞姬若想與東華切磋一番,朕怎會推拖?今日是朕的壽辰,朕也想在壽會上添點樂趣."

"只是......"

"這單單就一個宴舞未免也太過于單調了,即是文武雙全,文舞雙全,那便先文後舞,攝政王.太子你們二人看如何?"東華皇帝語氣壓著暴怒,生生地答應了這個東華與西涼較量的事情.

不管如何.

這都是一國實力的相爭,如今鳳傾云不在壽宴之上,東華皇帝只能將希望壓在文上面.

西涼太子微眯起眼眸,目光銳利地略過大廳.

東華皇帝即然能答應下來,難道這宮殿之內,還有人能比的上戰王妃鳳傾云?就這麼有把握贏?

腦海里思緒過遷,西涼太子在即將收回目光之時,一道風華絕代的白影突然撩入眼底.

眼前.

那個人她垂著眸,側著臉,撐著下巴,秀發隨著她的動作散落在肩上,雪白的面紗遮住了她的五官.

從西涼太子的角度望過去,能看到她額間那顆刹眼芳華的朱紗痣,不露絲毫神情的面容,帶有些清冷的氣息,奪目地令人移不開眼.

難道?!

東華皇帝那麼有把握贏,是因為這個白衣女子?

想著到這,西涼太子臉上不禁露出誓在必得的笑意:別的他不敢說,可是這個女子,他剛剛卻看的無比清楚.

狂妄至極,不可一世!

而那一種睥睨眾生,唯吾獨尊的氣勢,亦被她收斂地一干二淨.這麼隨心而欲的一個人,怎麼可能會有興趣替東華比試?

"那本宮便替舞姬謝過東華皇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