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 敢偷本殿的詩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專挑鳳傾云不在的時候說要比試,在場的人誰不知道,他這明明是想用這個借口,見識一下東華的底蘊.

東華皇帝強顏微笑地朝西涼太子看過去,當目光略過墨凌寒之時,視線刻意在墨凌寒臉上停頓了片刻.

果然.

只見墨凌寒微微泯起薄唇,冷眸半眼,眼底的字意很是明顯.

鳳傾云,來不了!

那個他許久未見的人,來不了!

接到這個答案,東華皇帝面色不改地收回目光,忍住心底升起的那股失落感.

朝著西涼太子淡笑道:"此行恐怕要予太子留下遺憾了,戰...戰王妃身有不適,還在府內修養."

在東華皇帝開口的同時,墨凌寒狠狠地掃了一眼九音.

眼底泛現出殺意:就是這個惡毒的女人,若不是她害得小云兒臉上被刮傷,小云兒怎麼可能來不了!!

聽著東華皇帝婉拒的話,太子眉毛一挑,笑容里莫名夾著一種叫誓在必得的自信.

"本宮留不留遺憾倒是其次,而是吾國的舞姬聽聞戰王妃的舞技比她好,她心有不甘."

說到這里,太子臉上露出一副很是苦惱與無耐的模樣,搖著折扇:"舞姬特讓本宮不遠千里帶她而來,說什麼,非要與戰王妃一試高下."

東華皇帝:"......"

這智障是不是聽不人話,朕剛剛難道沒說清嗎?鳳傾云有傷來不了!

東華皇帝微笑中透露著咬牙切齒,正准備婉拒.

在一般看好戲的南越塵突然替西涼太子開口,語氣威嚴又挑釁,聽地東華皇帝恨不得將他砸死在東華帝國算了.

"能讓西涼的舞姬不服氣的人,定然是不簡單,聽著太子的話,本王也想見識一下戰王的王妃."南越塵開口道.

他的聲音有著專屬的繞耳,帶著磁性,會在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種君臨眾生的氣勢.

眾多官員小姐的目光都'唰唰唰’地朝著南越塵看過去.

那一雙雙眼睛里寫滿了癡迷與愛慕,緊張的心髒撲通跳,甚至在腦海里細細地描繪南越塵那如流水般的輪廓.

九音斜睨了宮殿下方一眼.

看著眾小姐的身上都泛著荷爾蒙的氣息,就差腦門上沒有印著心動兩個字了:emmm……

這群透露著智障的俗人,→.→

東華皇帝僵著笑臉看著南越塵,不開口,不答應,就是不答應.

南越塵像是沒看到東華皇帝嘴角凝固的笑意一般,繼續挑釁:"東華皇如此推托,莫不是東華除了戰王妃,己無人能比的上西涼的舞姬?"

盡管東華皇帝與眾人的心里都是這麼認為的,但是,誰會傻傻地承認?

宮殿之內,眾臣面上都露出憤憤不平的神情.

其中的一名大臣猛地從座位上站起來,滿臉怒容,指著南越塵想要開口反擊,卻突然撞上了他回頭的目光.

大臣的心里頓時掀起劇烈的寒意,准備開口的話怎麼也說不出來.

"即然東華皇覺得如此為難,太子,依本王看……"南越塵眼眸晲了東華皇帝一眼,後面的話停頓不語.

東華皇帝那面如冠玉的臉格外僵硬:攝政王一定是想氣死朕,好繼承朕的皇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