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敢偷本殿的詩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只是沒有想到,竟然有人敢利用朕的壽宴,對貴妃下毒."

東華皇帝是滿臉的痛心疾首:朕的愛妃啊,你掛的好慘啊!

將東華皇帝眼中那還未散去的快意,看地清清楚楚的九音:"......"

世間竟有這般厚顏無恥之人?!

東華皇帝臉皮何止是厚,簡直就是逆天,沒有絲毫罪惡感地再次開口:"只是這壽宴之上不可見血殺生.但敢對愛妃下毒的凶手,隔日,朕定然要追察到底!"

影一:"......"不可見血殺生?

你為何要睜著眼睛說瞎話?那還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郡主,她是什麼鬼?

聽著東華皇帝的解釋,眾臣都神情呆愣地點頭.

而命在旦夕的甯貴妃,與生死不明的郡主也終于被送入了所住甯莞宮.

看著甯貴妃兩人遠去的方向,影一板著臉地環了環手臂.

下意識地偷瞄了一眼九音.

果然,面前那抹風華絕代的白影,她忽地抬眸掃了一眼甯貴妃抬離的背影...額間那顆栩栩如生朱紗痣,泛過一刹那的殷紅.

此刻,影一敢賭半屋子的泡面!

甯貴妃與郡主絕對是要掛的節奏!

鬧劇就此收場,宴會亦重新布置了一番,九音也坐回了南越塵的身側.

映入眼前的那抹白影,明明沒有任何的動作,可影一的心髒就是控制不住地發抖:不怕不怕,沒有什麼,能比無霜大人死無全尸的下場更可怕.

而底下的眾臣,仿佛還停留在剛剛那驚憾人心的場面.

所有人的目光恍惚飄散,心中布滿了惶恐,宮殿之內寂靜一片,誰也不敢出聲.

西涼太子見時機差不多了.

抬頭,掃量了一眼大廳,目光停留在東華皇帝的身上.

像是算計到了什麼,西涼太子嘩地打開折扇,臉上掛著迷一般的微笑:

"東華皇."

"本宮看這喝酒著實無趣,不知可還有其它壽會?"西涼太子朝著東華皇帝供了供手,搖著扇子開口道.

聽到終于有人不怕死地開口,眾臣那顆懸在箭上的心總算緩了一大半.

緩過神來,回想著西涼太子開口的話意,眾臣不約而同地在腦海里腦補出他來東華的目的.

東華皇帝洋裝微笑:"不知太子有何建議?"

西涼太子笑著挑了挑眉毛.

隨後,目光看向墨凌寒的身側,語氣挑釁十足:"本宮早便聽聞,戰王爺的王妃鳳傾云乃是東華奇人."

"本宮此次來東華,第一是為東華皇慶壽."

"二來便是想見識一下戰王妃那聞名天下的舞藝,本宮在西涼之時,便己聽聞戰王妃的舞姿無人能極,如神女下凡,本宮實在是想見實一番."

見識一下戰王妃的舞姿?

九音戳著下巴,回想了一下在戰王府時的場景:記得當時,自己好像用花邊刮破了鳳傾云的下巴,鳳傾云現在應該還裹著紗布才是.

皇帝嘴角的笑意有些凝固:這智障太子一定是故意的對不對?

專挑鳳傾云不在的時候說要比試,在場的人誰不知道,他這明明是想用這個借口,見識一下東華的底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