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驚華絕豔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良久,她開口了,聲音薄涼不夾絲毫感情,冷地靈魂都為之發顫:"那麼,現在可知道了?!"

現在,現在怎麼可能還不知道?

映入眼底的那個人,被面紗掩蓋的容顏上看不出絲毫的喜怒衰樂,她看著他們的目光是如此的平靜,哪怕剛剛令郡主斷舌之時,她的眼里也是這般掀不起絲毫波瀾.

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的縮著身子,兩腿發抖,恨不得永遠逃離這個地方:他們參加個宴壽是招誰惹誰了?為什麼要讓他們承受這種鮮血淋淋的場面!

"放肆--"墨凌寒的怒斥聲打斷了宮殿的一片死寂.

看著眼前這匪夷所思的一幕,看著甯貴妃命在旦夕地躺在地上,那鮮紅的血漬暈染著地面,而侍女卻眼睜睜地看著甯貴妃的氣息越來越虛弱,因為九音的原因不敢靠近半步.

墨凌寒臉色陰沉地能滴出墨水,周身醞釀著濃濃的殺氣,揚起手中彙集的內力就准備朝著九音襲去.

空氣中那股威力越來越凜冽.

而站在主位前的那抹白影,仿佛一點都感覺不到危機那般,她垂著眸,看著手指尖不知何時出現的白棋.

那顆棋子,瑩白如玉,在九音的兩指尖來回拔動,泛著聖潔的光暈.

一顆顆心髒都隨著墨凌寒的動作,提到了嗓子眼.

戰王要對她動手了?

要對那個隔空能斷人舌頭,揮手間取人于性命的女子.....動手了?

"狂妄也應該有個限度,本王平生最討厭的,便是你這種不知所謂的惡毒女人!"墨凌寒臉上帶著自命不凡的神情,目光冰冷犀利,手掌彙聚的氣勁即將朝著九音脫離而出.

那逼人的氣勁,泛著殺意的目光,墨凌寒此舉是真的想致九音于死地!

"呵-"

就在這千均一發之悸,那個人,突然掩唇笑了.

那清冷入耳的輕笑聲,在宮殿之內曠散開來,令空氣都冷了幾分.

九音抬高白哲的手指,隨著她笑意的加深,手指落在唇瓣邊緣,彎曲而下的兩指尖夾著那顆晶瑩剔透的白棋,比絕世珍寶還要璀璨奪目.

這副模樣,這尊貴到無言用語言去詮釋的模樣.

在場眾人都看愣了幾瞬,坐于上位的南越塵指尖驀地收緊,心里那股異樣的感覺越來越嚴重,有一種叫動心的情緒,牽引他的心越來越不受控制了.

"戰王不先回想回想嗎?確定要動手嗎?"九音的眼眸斂灩轉動,眼里有些涼涼的笑意,語氣不緊不慢.

話落.

九音抬頭,露出額間那顆紅如滴血的朱紗痣,如地獄的妖異曼陀羅那般,一旦觸碰,便再無法脫身.

看著面前的那抹白影,臉還是那張臉,流露出來的即是不一樣的氣勢.

她的眼里,再也找不到對自己的愛慕與癡迷.

什麼都沒有,干乾淨淨,徹徹底底,墨凌寒手中彙聚內力的動作不禁一頓,在收回目光的時候,又撲捉到了郡主那倒在血泊中的身影.

她說.....不先想想再動手嗎?

想想.....墨凌寒的腦海中驀地閃過...郡主的舌頭猛地撕裂而出的一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