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甯貴妃的下場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影一驚愕臉:"......"

影二呆板臉:"......"

發什了什麼鬼?這些人一個個都用崇拜敬佩的眼神看著他們干刁?

都眼瞎了嗎?會醫術的哪是他們,明明是坐在主子身邊看好戲的白衣女子!

影一與影二面面相敘,都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了一種叫興災樂禍的情緒.

甯貴妃之前如此諷刺血美人,沒想到這麼快就有報應了?他倆敢賭一桶泡面,不對,是兩桶泡面.

依血美人那冷血無情的性子,絕對不會出手相救!

"貴妃娘娘恐是有些眼拙,求錯人了,在下可並不會什麼醫術,會醫術的可是姑娘!"影一毫不顧悸地開口,語氣引以為傲.

隨著話落,影一面露鄙夷地掃了一眼甯貴妃,目光略過南越塵,停留在那個低頭拔弄指尖的女子身上.

看著南越塵眼底危險的寒芒漸漸散去,那突然冰如冷霜的俊顏,亦緩和下來,影一才敢松口氣.

"就她?!"

"她會醫術?攝政王莫不是在開玩笑?"墨凌寒簡直就是要笑掉大牙,厭惡地看著九音,朝南越塵問道.

聽著墨凌寒打了前陣列,宮殿下方的官員小姐們也沸騰了,接二連三地附和著墨凌寒諷刺.

"就是,就是,她不過是一個卑微的妾室而己."

"一個小地方出來的人,連禮節都不懂,怎麼可能會醫術."

"就她還能救貴妃娘娘,攝政王可真會開玩笑."

聽著這句句犀利傷人的話,南越塵半眯起眸子,氣勢凜冽地掃了一眼墨凌寒,略過大廳.

身處閨中的千金們哪見過這麼可怕的眼神,頓時呼吸卡滯,嚇地接下來的話咽進了嘴里.

南越塵收回冰冷的目光,等了良久,也沒有打算要回墨凌寒話的意思.

墨凌寒:"....."

就在墨凌寒還准備開口諷刺之悸,站在他身旁的一句貼身侍衛不忍直視地撇了撇嘴,連忙趕在他開口之前,附于他耳邊說了一句話.

就是細微到不能再細微的話,短短幾段字意,驚地墨凌寒嘴角的諷刺突然僵硬,整張臉都變了顏色.

他聽到了什麼?

這個廢物竟然能治好南越塵的病,竟然真的治好了南陽國眾多神醫,都治不好的病?

怎麼可能!

墨凌寒腦子里有著十萬個為什麼,嘩地一下站起身來,目光凜冽地瞪著九音,陰沉道:"黎九茵!你竟然真的會醫術!"

此話一落.

宮殿內一片寂靜無聲,每一雙目光都夾著懷疑與不可置信,尤其是剛剛嘲諷過九音的人,臉上都火辣辣的痛.

即然戰王都如此開口了,那麼她會醫術便是十有八九的事情.

"唰--"

"唰--"

所有人都齊齊轉頭,將目光投向那抹風華絕代的身影.

那里,九音穿著雪白的衣裙,富麗堂皇的宮殿成為了襯托她的背景,這麼望過去,她像極了九天之外的神女.

她低著頭,拔弄著纖細白哲的手指尖.

嘴角有些冷酷的弧度,透過重新挽上的面紗,露出額間那顆栩栩如生的朱紗痣,妖異地令人驚豔.

"你算哪門子東西,會不會,與你何干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