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 竟然是你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再想求饒,己是他們自取傾滅之悸!

南越塵握著杯角的手指不禁漸漸收緊,有些後悔了剛剛一時沖動的話.

余光瞥了九音一眼,她的眼底還是那般模樣,平靜,淡然,波瀾不驚,沒有因為自己的話有一絲一毫的難過!

"本....."

就當南越塵鼓起心底磨揣了良久的字意,話到了嘴角之悸,耳邊卻突然傳來一道清脆的笑聲,打斷了他接下來的話.

那道聲音很好聽,好聽到連宮殿的人都被這淡笑聲給震住了.

"眼拙怎能與眼瞎相提並論!"

九音緩緩抬眸,眼底死寂的如同萬丈深淵.

隔著面紗,能隱約看到她嘴角有些凝固的弧度,很冷,卻如同地獄的曼陀羅一般,讓人妖異到窒息.

墨凌寒氣地臉色鐵青!

她竟然敢,竟然敢罵自己眼瞎!

一股怒意直湧而上,墨凌眼底殺意撩過,掄起手中的瓷杯便朝著九音直擊而去,瓷杯夾著強大的內力,倒印在一雙雙驚愕的眸子里.

周圍的氣流被這股威力撕裂,嗖嗖作響,以雷馳般的速度直隙而過,對准了九音的眉心處.

眾人懵了!

戰王這是對攝政王帶來的人下死手?

看白衣女子那弱不驚風的模樣,怎麼可能躲的過戰王這一擊,不少大臣都難以直視地合上眼睛.

然而,想象之中那淒慘的衰嚎聲卻並沒有響起.

還未等眾臣做好准備,眼角還未抿開一條細縫,只聽到一道"咔嚓--"碎裂的聲音突然傳來.

眾臣心頭微驚,猛地抬頭朝著九音望過去!

他們看到了什麼!

宮殿上方座上,那白衣女子的眉間一指之處,那夾著內力的瓷杯如同被巨力擋住了一般,懸在她的面前,再也進不了分毫!

還未等眾臣驚過神來!

接著幾道"咔嚓."的聲音響起,瓷杯像是被強大的氣流給震碎了般,一點一點從中間碎裂,化成了粉沫.

化成了粉沫!

"嘶!"

四面八方都傳來抽氣聲,所有人都驚地不知東南西北.

如此強大的實力,在場的眾臣都不相信是九音能夠擁有的,全都傻愣地看著南越塵,以為是他出的手.

"戰王若是覺得活夠了,可以跟我下戰書的!"

清冷平靜的聲音落下之後,九音沒有理會眾臣與墨凌寒那一臉驚濤駭浪的神情,轉頭,看向東華皇帝,淡淡道:"你確定?要揭?"

那里,她微側著臉,血紅色的發帶隨著她的動作滑落至肩上.

她的眼睛很亮,亮到能牢牢吸住所有人的目光,冷酷,帥氣,令人沉淪!

"定然!"

望著下方的那抹白影,明明他立于上位,不知為何,總令東華皇帝感受到一種被睨視的感覺.

"嘩啦--"一聲響.

那坐于南越塵身旁的白衣女子猛地直起身來.

她穿著白如勝雪的裙衫,裙邊勾勒著一朵栩栩如生的血色花瓣.

她抬著眸,她的眼睛漆黑如墨,漫不驚心地掃過在場的所有人.

穿透大門的陽光散在她的臉上,映地她額間的那顆朱紗痣很美,很美,美的移不開眼,隨後,只見她揚高玉手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