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竟然是你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影一與影二不約而同的為他們在心里上了高香,然後牢牢地將諷刺過九音的記住,以便南越塵以後好算帳.

在這一倒眾人推的情況下,除了九音,任誰都沒有心意去注意.

東華皇帝在聽到甯貴妃開口的時候,那張面如冠玉的臉上有一瞬間的凝固,連同眼底都閃過濃濃的厭惡,那一種恨不得甯貴妃消失的厭惡.

隨後.

只見東華皇帝的目光掃了一眼墨凌寒的身旁,像是沒看到什麼人,臉上劃過微不可見的失落.

失落?

九音默不作聲地朝著墨凌寒的身旁看去,那里果然留著一個空蕩蕩的位置,看樣子應當是給鳳傾云准備的.

鳳傾云沒來參加壽宴,而東華皇帝看著她的地方閃過失落!

所以......

九音揚了揚眉角:本殿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.

"戰王說的不無道理,即然攝政王降臨東華,那便是東華的座上賓,好端端地挨上了偷竊的名稱,朕定然不許,理應還姑娘一個清白."

"攝政王,你看如何?"看著墨凌寒身邊空蕩蕩的位置,東華皇帝壓抑住心中的失落感,扯出一抹客套的淡笑開口道.

聞言,南越塵狹長的眸子微微眯起.

掃了一眼墨凌寒,眼底泛過危險的紅芒.

看著墨凌寒對九音那恨不得凌遲處死的態度,想來,應當是沒有認出她是黎九茵.

南越塵默不作聲地收回目光,微微側過頭,余光瞄了九音一眼.

看著九音的眼底沒有一絲對墨凌寒的愛慕,她看著墨凌寒的目光與看自己一樣,沒有任何的癡迷與愛慕.

淡然,平靜,毫不在意!

南越塵那原本因為緊張而攥緊的手指,松了又緊.

"東華皇說笑了."

"本王是東華帝國的客人,可她也是本王的客人,本王無權決定."南越塵嘴角勾起冷冷的弧度,忍住心里那股微酸的感覺,將輿論推給九音.

此話一落.

宮殿之內皆噓,議論聲四起.

"天吶,她竟然不是南陽國的人?"

"本小姐就知道,如若是皇室,怎麼如此小家子氣,原來只是區區一介平民."

"真是臉皮厚,皇上的壽宴也是她這等平民能夠參與的!"

宮殿之下傳來嘲諷無比的聲音,原本顧忌九音身份而不敢開口的,紛紛爭先恐後地諷刺道.

所有人看九音的目光都變了!

尤其是眾官員小姐看著九音的目光,從一開始的妒忌與憎恨,變成了鄙夷與不屑.

哪怕南越塵這字字帶著對九音的尊重,可是在眾人的耳里卻變了味:

她不是南陽國尊貴的皇室!

僅僅是攝政王偶然帶來的一個平民女子?

"客人?那本王真是罪過,本王還以為是南陽國匿名而來的公主!"

"還望白衣姑娘別怪本王眼拙."

墨凌寒目光犀利的看著九音,嘴角掛著冷然譏誚的弧度,任換作任何一個人,都會被諷刺的讓人心髒抽痛.

此時的墨凌寒等人永遠都想不到!

等他們有一天,徹底明白九音那隱秘的身份之時,再想求饒,己是他們自取傾滅之悸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