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竟然是你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目光停留在己經落坐的九音身上,眼底帶著探究,仿佛通過九音,找尋另一個人的蹤跡.

隨後,東華皇帝像是否定了什麼,壓低呼吸略松了口氣.

南越塵與九音的位置立于墨凌寒的對面.

三目對視.

空氣中泛過冷冽的寒意,而那個曾重傷鳳傾云的白衣女子,如同不認識墨凌寒那般,毫無畏懼心理.

要不是她額間還露著那顆殷紅的朱紗痣,墨凌寒都要以為自己眼瞎,認錯人了.

"攝政王可是遇到了什麼麻煩,為何此時才來?"

"朕還以為是攝政王不給東華面子,非要延遲而來呢?"見南越塵等人己經入座,東華皇帝一副'老子是明君’的模樣開口道,笑的格外和善.

聽著東華皇帝的話,南越塵眼眸斂動.

抬頭,像是一點都不知道,剛剛的刺殺是皇帝安排的那般,客氣道:"東華皇莫不是在怪罪本王?本王怎麼不會給東華面子呢?"

東華皇帝聽到這句話,差點控制不住臉上那客套的笑意.

"實在是東華接待本王的府邸有些不牢靠,本王今日起來練功之時,不小心將東華皇的府邸給破壞了."

"想來,東華皇應當不會怪罪本王才是."

南越塵那雙狹長的眸子看著東華皇帝,明明帶著歉意的字,從他的嘴里說出來是如此欠揍.

此話一出,眾大臣一臉的抽搐.

他敢摸著良心說給了東華面子?

想想之前,每當皇上過壽的時候都給他發了請貼,可他卻當著南陽國眾臣的面,直接將請貼踩在腳下.

狂妄道:那等小地方,去了,會弄髒本王的鞋!

眾臣:攝政王你的良心可會痛?

看著一臉面色不改的南越塵,眾臣扁扁嘴,不由將目光投向他身旁的白衣女子.

只見九音悠悠然的撐著下巴,露出那雙攝人心魂的眸子掃量著大廳.

此時的她,正在腦海里思索著怎麼洗劫國庫.

感受到有眾多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,九音抬眸,眯眼,掃了一眼宮殿內的眾臣.

那張朦朧不清的面容,那雙死寂深沉的眸子.

就是這淡淡的一眼,看地眾臣的心髒劇烈收縮.嚇地連忙收回目光,暗道南陽國攝政王帶來的人,果然賊恐怖!

"朕倒是沒有想到出了這等事,回頭,朕定然好好降罪于工部."

東華皇帝一副氣度特大的模樣,臉上若有若無的笑意,目光掃了一眼南越塵等人.

此時的他,全然不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九音,腦海里正在想著怎麼打劫自己的黃金庫.

"即然府邸己不能再居住,攝政王不如住于皇宮之內,你看如何?"

住于皇宮之內,會發生什麼,恐怕無從得知!

"那就有勞東華皇了!"南越塵與東華皇帝對視,寒意四濺.

宮殿內寂靜一片.

眾臣的目光都停留在自家皇帝與南越塵的身上,而坐于墨凌寒身邊的西涼國太子,眼底卻閃過興災樂禍的笑意.

就在詭異的氣芬越來越冷之時.

那個身著一襲紫袍,氣勢傲然的墨凌寒卻突然開口,字意直逼九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