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刺殺8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們都不得好死,啊!啊!"女子仰天長叫,全身散發出強烈的戾氣,如同走火入魔那般令人恐怖至極.

而坐在輿矯內的九音,如同旁觀者一般,淡漠的不像話.

透過面紗.

能看到她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妖異的笑意.她微微低眸,纖細的兩指尖拔弄著那顆晶瑩如此的白棋.長長的睫毛,遮住了她眼底的情緒.

聽著不遠處,那種對天地都產生了同歸與盡的憎恨聲,九音沒有一絲要出手的打算.

"你不救她?"

南越塵那刀削般的俊顏上露出饒有深意的情緒.

修長的背挺直,隨著話落,南越塵透過簾邊的空隙,掃了一眼那鮮血四濺的場面.

聞言,九音緩緩抬眸.

露出她額間那顆刹眼芳華的朱紗痣.

那張臉上,冷漠的神情,微勾起的弧度,半眯起的眸子,冷酷,帥氣,令人癡迷.

"還沒死完,不急!"

在南越塵那雙深不深底的眼眸下,她開口了,語氣冷血狂妄的不像話.

還沒死完?

她是說,保護那女子的忠屬還沒有死完?

她想令這個姓慕的女子陷入絕望,在對方沒有絲毫依靠與能力的時候,然後再出現,救一個陷入絕境的人?

還有戰王府那群人口中的白衣女子....

難道說的是她,難道她在消失的這幾天,是去偷襲了戰王妃?

想到這里.

南越塵那周身的寒意突然乍現,那張鬼斧刀功的俊顏上冷到了極至:這是不是說明,她其實喜歡戰王,否則,又為什麼會去偷襲戰王妃?

"我再問你最後一遍!"

"那個放了你的白衣女子倒底是誰?說不說!"頭領冷冷地看著地上的尸體,余光瞥過南越塵的輿矯,陰鷙道.

"哈哈哈哈~~~"

"殺了我!我死了,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鳳傾云,哈哈哈~~~"

"你們就是與鳳傾云狼狽為奸的一條狗,當年如條狗一樣跪在我面前,現在,又如條狗一樣討好鳳傾云.只要我活著一日,我定要讓戰王府血債血償."

"我定要讓你們所有人與慕家陪葬!哈哈哈~~~"女子瘋狂地笑.

身上的傷口隨著她的動作狂湧鮮血.

那張面目全非的臉,被血紅的眼淚沖洗一般,如同地獄的索命女鬼.

看著面前全身戾氣的女子,帶著毀天滅地的絕望感.頭領壓抑住那種惶恐的感覺,揮手對著黑衣人下令.

周圍的黑衣人即刻持著長劍,全身殺意,朝著女子沖去.

那泛著寒光的利劍,眼見離女子的距離越來越近.

只有七步之遙.....

五步之遙.....

就在這千均一發之悸,一道清冷入耳的女聲從頭領的身後方傳來,很冷,冷地頭領全身的血液都僵直了一般.

"是我放的她,你找我?"

好熟悉,好熟悉.

又好令人心安的一道聲音.

女子的笑聲驀然嘎止,那絕望到極限的心底升起一線希望,猛地朝聲音的起源處投去.

頭領與眾黑衣人的動作一頓,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.

看著女子抬頭的動作.頭領等人猛地轉身,朝著九音望過去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