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刺殺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說,夜風跟蹤她?"原本以為不會開口的南越塵此時卻說話了,他斂動著狹長的眸子,側過身,居高臨下的脾睨著黑衣男子.

一股寒意直襲而來,黑衣男子壓抑住雙腿控制不住瑟瑟發抖的感覺.

"回主子,是!"

機械般的語氣,完全掩釋了心中的那股懼意,黑衣男子連忙垂眼,不敢偷瞄南越塵的臉色一分.

就當黑衣男子以為南越塵要動怒之時,站在他身側那抹挺拔修長的身影卻突然冷聲一笑.

還未等黑衣男子明白其中的緣故,南越塵那冰冷到不夾一絲情緒的聲音傳來.

語氣很冷,擊的黑衣男子魂都差點消了一半.

"即然自己非要找死,不忍無霜一個人步入黃泉,那便不用找了!"這道聲音從南越塵的嘴里吐露出來,是那麼地無情,那麼冷血,又那麼地理所應當.

主子說什麼?

他說夜風......己經隨了無霜大人步入了黃泉?

黑衣男子心中狠狠一震,連吸呼都提了起來,腦海中閃過肯定的認知:主子的意思是,夜風大人也死了?

與無霜大人一般,死在了她的手里?

那個武功詭異莫測的白衣女子....竟然將南陽國兩名護法都殺了?

劇烈的惶恐之後,迎接黑衣男子的便是對權力的澎拜:現在,夜風與無霜都己經死了,那麼兩大護法職位便是空虛之職.

實力在他之上的只有影一.

如果不出意外,那麼兩大護法之位便落于他與影一的身上.

黑衣男子的心里暗暗發誓,哪怕是得罪南越塵,都一定不能得罪九音.

這便是九音與影一剛踏入院內時看到的場面,黑衣男子跪在地面顫顫發抖,南越塵嘴角冷笑,居高臨下地盯著黑衣男子.

看樣子,應是在稟報什麼事情.

這似乎相識的一幕,影一好像記得,以前自己也背著夜風做過.

影一:"......"

所以,他是不是跟主子說了自己的壞話?

聽到細微的腳步聲傳來,南越塵抬頭,映入眼底的是她那張神色淡然的面容,她額間刹那芳華的朱紗痣.

她看著自己的目光與別人一模一樣,眼底沒有他以往厭惡的驚豔與癡迷.

什麼都沒有,不夾一絲情緒.

南越塵緊崩著俊顏,如雕刻般的五官夾著生人勿進的氣息,藏于衣袍之內的手指微微緊了緊,那平靜了二十幾年的心底,竟升起一股以往從未有過的慌亂感.

咋天自己進入她的房間,對了動了殺意,她知不知道?

如若她知道了,也會是這般毫不在意的模樣嗎?

"你咋天.....本王己經替你准備好了進宮的衣裙,可要換?"南越塵的目光停在九音臉上,看著那張臉,想要詢的話咽在嘴里,再吐露出來便是變了字意.

壽宴之上穿白衣,不正是在折東華帝國皇帝的壽嗎?

九音眉角微皺,總感覺南越塵想要表達的不是這個意思.

沒再多想,九音伸出手從衣袖內抽出一條雪白的絲巾.遮住了那張五官極為精致,整體看起來卻平凡至極的面容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