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刺殺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嘎吱--"房門拉開的聲音傳來.

就在影一感覺自己要撐不下去的時候,房門突然開了,抬頭,映入眼底的是那抹風華絕代的白影.

她的秀發用紅色的絲帶綁著,散在她雪白裙側,有些凌亂,額間那顆朱紗痣被幾縷碎發遮掩.陽光徑直地散在她的臉上,朦朧了她的五官.

反著光,從影一的角度看過去,她像極了蘇醒的神靈.

"你為何在此?"

九音抬眸,露出那雙明亮到不夾一絲雜質的眼睛,看著一臉惶恐僵硬的影一,疑惑問道.

影一哆嗦著嘴唇,發現喉嚨有些干,有些說不出話來.

看著影一受了莫大恐慌的模樣,九音目光冷淡地斜睨了他一眼,輕輕抬高手指,那顆懸空的白棋如被下了命令一般,即刻回歸那白哲的兩指尖.

然後,轉身,朝著院門口離去.

影一:"......"

"等,等一下,在下從卯時六刻起便來此,姑娘可還記得咋天答應主子,今天要進宮的?"影一只感覺全身僵硬發麻,拼盡全力也爬不起來,只好沖著九音的方向即刻開口道.

"進宮?"九音的腳步一頓,回眸,朝著影一的方向看了過去.

影一連忙猛點頭,示意就是這兩個字.

感受到全身的血液緩緩回隴,影一甩了甩發麻了手臂,顛簸的站了起來.

九音眉角微微蹙起,這才想起來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,咋天她好像答應了南越塵…要進宮參加東華皇帝的壽宴來著.

而之所以答應南越塵參加壽宴,是因為無罔海存在于戰王府內.

在沒有恢複實力之前,她在短時間內會居住于戰王府內,參加壽宴不過是想看看墨凌寒他們,倒底知不知道原主的身份.

還有在無罔海時,那抹虛影說:現在危機四伏?這個危機會不會是原主的國家派人在找自己?

現在白棋連第一境界都沒有穩定,.如若在這期間遇到了世子華,那麼便是被碾壓的存在,她必需趕在世子華找來之前恢複實力!

而第二個原因.

是因為東華帝國的國庫應當充足,光靠自己一個人找到暮白是不可能的事情,所以,在這個陌生的世界,需培養一股勢力.

九音腦海中百轉千回:嗯,那就一邊恢複實力,一邊尋到暮白.

"姑娘?"看著沉思的九音,影一提著膽子叫道.

九音抬眸,寂靜如水的目光停留在影一的臉上,看的影一心中掀起巨烈的波濤.

然而,更令影一心跳急促的,是九音那漫不驚的字意:"今日要進宮?那你為何不叫醒我?"

聽到九音這面色不改的話,影一差點連老血都噴了出來.

他沒有叫嗎?

他難道沒有叫嗎?那誰告訴他,那顆能滅人于眨眼間的白棋,是怎麼出現在自己面前的?

影一氣的捶胸口:你的良心不會痛嗎?

"姑娘,現己快到午時,壽宴恐怕己經開始,還請姑娘隨在下去往大廳."影一只要想到南越塵那暴脾氣,心里就發慌的不行.

剛剛己經有人來過此地尋他,定然是奉了南越塵的命令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