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產生殺意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那一刹那間,房間內的都空都被雙攝人心魄的眼睛給凝固停滯.

九音緩緩直起身,嘴角有些深不可測的淺笑,斂動眼眸,目光平靜地看著南越塵離去的方向.

真的是他?

所以他這是要為無霜的慘死報仇?

九音半眯眸子,看著南越塵消失的地方,纖細白哲的指尖拔動著白棋:她剛剛明明感覺到他對自己強烈的殺意,即然都己經決定要為無霜報仇,為何又突然走了?

他是來搞笑的?

目光掃了一眼還掛在中央的月亮,九音收回白棋,在身上布了個預警結界,像什麼也沒發生一般繼續睡.

九音這邊是這般沒心沒肺的場景,南越塵卻是整日未眠.

他發現,當自己打消對九音的殺意之時,心里竟然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輕松感.

簡直!南越塵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!

很快便是天亮,如南越塵咋日所說,今天己是東華帝國皇帝的壽宴.

壽宴于午時舉行,從府邸去往皇宮之內約莫一個時辰左右,一大早,影一接到南越塵的命令請九音去大廳內.

"叩叩叩--"

"姑娘,主子命我前來請姑娘去大廳,再過幾刻便要進宮了!"影一面色惶恐地站在房門處,耳朵警剔的貼在門面上,邊開口邊細聽著里面的聲音.

等了良久也沒聽見里面有什麼動靜.

影一不由皺了皺眉角,聽主子說,血美人就在房間內沒有錯,難道是自己的聲音太了小她沒聽到?

"叩叩叩--"想到這里,影一便伸出手,嘩啦啦地拍打著房門.

"姑娘,主子己經替姑娘准備好裝....."

聽著房門處的叫喚聲,九音的睡顏頃刻間變地冰冷,眉頭微微籠起,有些縹緲的聲音從她的嘴里流出:"再吡吡,本殿就弄死你!"

聲音很細微,細微仿佛從咽喉強擠出來的一般.

影衛的腦袋緊緊地貼在房門處,一臉的不明所以,不知道九音倒底說的是啥,只隱約聽到了她話說的聲音.

她的聲音很特別,每一次開口,有一種從腳底涼到骨髓的感覺.

影衛嚴肅臉,想了想,還是伸出手敲著房門:"姑娘?時辰快到了,叩叩叩--"

九音:"....."本殿要睡覺!

床榻上的九音朝著房門處的反方向翻了個身,纖細的手指尖朝著影一的所在處微微一拔,那顆晶瑩如玉的白棋猛地乍現,從九音的手指尖直襲房門處.

白棋毫無預召的穿過房門,驀然浮在影一的面前.

一股強烈的壓迫感襲來,帶著來自于上古時期的威壓,令周圍的突氣頓時凝固起來,涼嗖嗖的寒意直逼影一的毛孔.

影一抬手敲門的動作,下意識的一頓.

有一股不好的預感直襲而來,好像感受到身側有什麼恐怖的東西,影一神情有些木訥,緩緩地抬高頭,映入眼底的是那顆璀璨奪目的白棋,在光線下,棋面發出耀眼的光芒.

影一驚愕臉:"......"

我屮屮屮屮,他倒底是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?

為什麼這顆破棋子會突然出現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