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6章 產生殺意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就在危機之時,南越塵的腦海中突然閃過一抹場景.

有一名女子,她穿著白如雪的輕紗,高高在上的倚立于半空之央,數萬朵血紅色的花瓣圍繞在她的周身,花瓣圍繞著她不斷地飄動起伏.

她蒙著雪白的面紗,在月光的照射下看不清楚她的臉.

這抹一閃而過的場景,令南越塵有一種直覺,那張臉絕對是令人震憾驚豔的存在,絕對不是面前這一張平凡至極的面容!

可是為何,每每面對她的時候,他的腦海中總是不由自主閃過那樣一副畫面!

難道真如血美人說的那般,他曾經被人無情地刺進過心髒.....可是那個人是誰,究竟發生了什麼,他卻不記得了?

"不可能,本王從未被人重傷過!"

南越塵目光冰冷,腦海中的想法越不受控制,他對九音的殺意便越是堅決!

感受到停留在自己身上的那雙眼睛越來越陰沉,九音平靜地躺在床榻上,等南越塵的下一步動作.

果然.

那雙手,帶著至命氣勁朝自己越逼越近,與此同時,九音的兩指尖消無生息的轉動.

"嘶--"一道輕微的吃痛聲響起.

還未等南越塵彙聚的內力達到九音的致命處,心髒那個地方,猛地傳來了一股肝腸欲裂的痛意,如同萬蟻噬心的那種感覺,痛地刻骨銘心.

手中的內力全數消散,空氣流動起來.

那雙骨節分明的手指緊緊地攥住衣角,心髒某處仿佛真的被利刃刺過般,那就痛意,就好像有人親手將傷口給撕裂開的痛.

'不能傷害她--’

'不能傷害她,不能.....’

'只有這一次機會了.....只有一次了,否則,所有的努力.....就要前功盡棄了......’

腦海中的那道虛無縹緲的聲音傳來,帶著一股魔力.

這股魔力仿佛能消散南越塵對九音的殺意,微弱的光線下,對看到他那張鬼斧刀功的俊顏上布滿了虛汗,攥緊指尖.

看著面前那張近在咫尺的容顏,南越塵的心底突然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覺,還帶有一絲悔意.

緊接著.迅速地收回了對九音的殺意.

而這股撕心裂肺的痛意,果然在收回殺意的同時,漸漸消散,剛剛那痛不欲生的感覺就如同是一場夢鏡一般.

九音指尖停頓,原本要彈出指尖的白棋再次回歸兩指尖.

她閉著眼眸,任憑南越塵那的心髒痛地撕裂,九音的內心平靜的不像話,沒有一絲一毫的心疼與憐憫!

看著近在咫尺的睡顏,南越塵收攏的手指漸漸松散.

他很想問她,是不是她對自己下了什麼迷惑之術?

但是南越塵的心里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,那種心髒被撕裂的感覺......是那麼的真實,腦海里那道聲音是那麼地真實,他可能要輸在她身上了!

一道輕微的腳步聲響起,南越塵如同來的時候那般,隱秘地離去.

就在腳步聲越漸越遠之時,床榻上的九音驀地睜開那雙純粹明亮的眸子.

那一刹那間,房間內的空氣都被這雙攝人心魄的眼睛給凝固停滯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