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無霜自刎4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你敢說你沒有不知廉恥的倒貼?沒有奢求讓人賤踏?"無霜的理智早己被戾氣包圍,全然不知自己的命早己危在旦夕.

開口的每一個字都咬牙切齒,那一種恨不得讓九音下地獄的咬牙切齒:"一朵被踩進淤泥里的殘花,現在露出這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不可笑嗎?"

哪怕是如此侮辱的話.

站在她面前的這個白衣女子,依然是一副風云輕淡的模樣,她的臉上找不到一絲無霜想要的情緒,冷漠,淡然,與世無爭!

就好像無霜嘴里侮罵的那個人,與她毫無瓜葛.

眼前那毫無所畏的神情,那雙平靜如水的眸子,刺的無霜的眼睛生疼生疼:"一個下賤的妾也配這樣看著我,你就應該去死,去死--"

無霜突然抽出腰間的匕首,朝著近在咫尺的九音直刺而去.

那柄鋒利的匕首,那雙陰狠充滿殺意的眼睛,泛著濤天的恨意,離九音的心髒處越來越近.

九音眼眸含笑,看著面前的無霜笑的無比妖異奪目.

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了一般,周圍一片死悸,跪立在中央的影衛愣愣地看著這一幕,心髒提到了嗓子眼.

無霜她瘋了!

她竟然傷對主子上心的人動手!

影衛不禁將余光投向主位上的南越塵,見他緊崩著俊顏,那攥于桌角上的手指越陷越深,仿佛在控制著什麼情緒.

眼看匕首即將步入九音的心髒之悸,無霜的目光越來越陰戾.

面前的這個女人,從出現在主子的身邊開始,從主子在街上遇到她,然後救了她一命開始!無霜便明顯的感覺到,主子對她的態度越來越怪異.

直到這生死的一刻,無霜才明白那怪異的態度是為何物:

那個她在心底里藏了十幾年的主子,在這短短的幾天內動心了,就因為這個妖女,所以她被拋棄了......怎麼可以,她怎麼能甘心!

那張猙獰的臉上毫不掩釋的殺意,看的影衛心寒膽顫,整個人被嚇地不敢動彈.

突然.

耳邊傳來"嘭--"的一聲巨響.

那里,那抹白影面無表情地朝著無霜...揮了揮纖細的玉手,一股來自于上古時間的威壓直襲而去,無霜毫不預召地被砸倒在地.

氣血沸騰的感覺一湧而上,無霜'噗’地一聲,嘔出好幾口老血.

狠狠抬頭,看著九音的眼底皆是殺意.

九音抬腳走過去,伸出腳猛地踩在無霜的胸口處.

隨著她臉上的笑意越漸越漸大,隨著額間那顆朱紗痣越來越殷紅奪目,踩在無霜胸口處的那只腳,猛地一撚.

"啊--"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.

那種骨肉分離的痛意從胸口處襲來,痛不欲生,讓無霜有一種想要自行了斷的感覺,眼眶包裹的眼淚'嗖’的一下就飆了出來.

"淤泥里的殘花?"九音微微低頭,語氣帶著滲入骨髓的寒意.

及腰的秀發隨著九音的動作輕揚.

她的手肘倚在膝蓋之上,纖細的手撐著下巴,嘴角勾著有些淡的弧度,不經意間透露出冷酷,帥氣,令人癡迷的感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