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7章 無霜自刎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而余光卻突然撲捉到了......那張做夢都恨不得千刀萬剮的臉.

無霜那原本黯然失色的眼底,竟然在頃刻間布滿了數不盡的恨意,那股恨意仿佛要化為了實物.

"賤人,你居然還敢出現在這里!"

無霜顧不得主位上的南越塵,沖著九音咬牙切齒地憎恨道.那所謂的理智,早己在看到九音的那一刻煙消云散.

無霜現在的腦海里.

滿滿的都是自己的手臂己經廢了,是被面前這個心狠手辣的白衣女子給廢的,而且廢的還是右手,再也不能揮動長劍的右手!

聞言.

九音緩緩地揚起頭,朝著無霜的方向望過去.

對面那張貌美的臉上,皆是猙獰扭曲,黑色的衣袖很長,遮住了被割斷的手腕,朝著自己看過來的眼底滿滿的恨意,那一種能將整個世界填平的恨意.

"你不說,我倒是忘了!"

九音語氣淡淡,將木盒擱置桌面,垂下的兩指尖緩緩轉動.

南越塵見此,沒有絲毫要替無霜開口的意思,緊崩著臉掃了眼九音,一副'天下蒼生皆與我有仇’的模樣.

可就是這輕飄淡瞄的一眼!!

南越塵驀地注意到,她的白裙下擺處,勾勒著一朵鮮紅妖豔的花瓣,像極了記憶中那朵紅如滴血的花瓣!

栩栩如生,驚心觸目!

不,不可能,一定是巧合!

南越塵的指尖緊摳著桌角,眼底發寒,手指陷入桌面三分,在心里面找了無數的借口去否定,否定這朵花瓣與他記憶中的不一致.

就在南越塵沉思之悸,九音那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.

語氣依舊平淡,卻夾著令人心寒膽顫的冷意:"我記得,我們....好像還有一個賭約未曾實現,對嗎?"

對嗎?

賭約...賭約?

無霜的瞳孔劇烈一縮,顯然是想到了那日與她立下的賭約,如若醫好南越塵,自己便當場自刎!

而現在,南越塵的病己經得到了穩定...

那時,無霜是寓定九音沒有那個能力才敢妄自答應,可是現在卻被打腫了臉,那一時沖動而立下的賭約...現在就要兌現了?

怎麼可能!

無霜目光陰狠地瞪著九音,提著心跳加速的感覺,嘴中諷刺道:"你這個卑鄙的妖女,那天,定然是你用妖術迷惑我."

"賭約?"

"哼,我怎麼可能會和一個被拋棄的賤妾,而立下賭約,簡直就是笑話!根本就沒有什麼賭約,這一切都是你用妖術操控的!"無霜一字一字地辯解著,看著九音的眼底皆是恨意.

話落之後.

南越塵驀地抬頭,嘴里發出一道充滿磁性與低沉的輕笑聲.

那道笑聲夾著諷刺回蕩而來,他單手負立于主位之上,修長的身影散發著數不盡的寒意,那雙狹長的鳳眸布滿了寒霜.

被拋棄的賤妾?

真是好一個形容詞,他從來不知道,自己的身邊竟留有這等嫉惡如仇之人!

"賭局即是賭局,身為本王的貼身護衛,難道連信守承諾這個詞都忘了?"薄涼的嘴唇吐出來的,果然是冷血無情的話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