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6章 無霜自刎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映入眼底的是她微微低頭拔弄指尖的動作,那額間妖異芳華的朱紗痣,還有嘴角那抹漫不經心的弧度.

南越塵半眯眸子,緊泯著好看的薄唇.

"本王說了,十日之期還未到."良久,南越塵才從喉嚨里擠出這幾個字.

"十日?!"

聽著南越塵的話,九音嘴角的弧度更深了一些,微微垂下的眸子,那漆黑如墨的眼底在刹那間,變地深不見底起來.

南越塵冷著臉,不說話.

氣氛突然僵持不下,連空氣都變地壓抑無比.

就在這時,南越塵的腦海里突然升起一道聲音:'給她...’

'你只有一次機會了...只有一次了...’

虛無縹緲的聲音傳蕩在腦海中,那道聲音時時刻刻地在提醒南越塵,如果今日選擇與她為敵......他將來一定會後悔的!

南越塵眼眸眯起,朝著暗處打了個手勢.

過了片刻.

一名暗衛抱著精致的小木盒,驀地出現在大廳內,木盒內里面裝的正是那一萬兩黃金的銀票.

暗衛示意地看了一眼南越塵,然後供著賦于九音面前.

"做為提前預付的條件,明日,你隨本王一同前去,替東華帝國的皇帝慶壽!"明明是冷硬無比的聲音,不容否置的字意,可語氣中卻夾了一絲商量.

東華帝國皇帝的壽宴?

讓她去做甚?難道南越塵想在壽宴之上,從戰王的口中了解自己的什麼事情不成?

的確.

南越塵之所以讓九音去陪他參加壽宴,一是想從皇帝與戰王的嘴里套出關于九音的身份,二是想知道戰王對于她的態度.

拋開這些.

南越塵最想知道的,則是九音之前身為戰王的側妃,是不是真的與暗衛打聽的那般,一年都沒有跟戰王發生過關系!

不知為何.

每當面對九音,南越塵總有一種漸漸失控的感覺,失控到連他自己都不清楚,為何要在意這個答案!

九音抬手接過木盒,垂下的眼眸半眯.

她的側顏朝著正廳的大門處,光線灑在她的臉龐之上,映出她嘴角邪邪的弧度,冷酷地不像話.

"慶壽?好啊!"

就在南越塵以為她會拒絕之悸,九音卻突然開口了,而答案卻是超出了南越塵的意料之外.

她答應了.....竟然答應了?!

"明日本王會令人替你梳妝!"

九音惦了惦手中的小木盒,目光輕飄了南越塵一眼,那雙眼睛太過乾淨剔透,讓南越塵不驚有種多看一眼都是玷汙的感覺.

"不用--"九音收回目光,漫不驚心地回道.

無罔海存在于戰王府,因為鳳傾云的原因只能存在于戰王府,所以,九音在與南越塵的交易一筆勾消之後,短時間內是要回戰王府的.

目的達到了,九音便抬腳,准備離開.

這時,一名黑衣女子突然從門口走了進來.

她的臉色夾著病態的白,右邊的衣袖有些空蕩,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頹廢.仿佛在不久前受到了什麼劇烈的打擊.

無霜抬頭,准備對南越塵行禮.

而余光卻突然撲捉到了...那張做夢都恨不得千刀萬剮的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