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章 本王的心亂了9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剛剛主子明明准備對自己下殺手了,所以......自己現在還活著,是她的原因?

"這兩日,你去了何處?身處于本王的府邸,私自外出,難道就不應當命人通報一聲?!"南越塵聲音低沉撩耳,那張傾倒眾生的面容緊崩著,一副壓抑著怒氣的模樣.

聽到這句話.

跪在大廳中央的影衛簡直驚掉了下巴!

他沒有聽錯吧?剛剛那個殘暴冷血到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主子,現在居然會擔心一個人的去處,而且還是以這麼溫和的態度?

難道?

影衛的腦海里突然閃過一個最不可能,卻又最有可能的想法:兩天前,主子根據她的特點,找了三名白衣女子.

吩咐那三名女子進入到花浦中央,還在其中一名女子的額間用筆點上朱紗痣!

還有那一顆懸空的白棋?

影衛腦海里一幕幕地回想著,突然撲捉到了一個很重要的信息!

他記得,那日主子從暈迷中醒來之時,吩咐自己去尋到血美人,而他......不正是在後院花浦的入口處找到的她嗎?

所以......

主子做的這一切,都是圍繞著血美人做的,更是聽到她不在府邸之時,那突然暴怒無比的情緒,這一切,都是因為她?

越想,影衛便越是心驚.

因為這一切的一切都在表示著,主子對她動心了,而且到現在,主子都不清楚現在的所做所為,是因為什麼!

影衛的余光,難以置信地掃量了一眼九音.

"不....怎麼可能,怎麼可能呢?!"影衛低著頭輕喃,想要否定這個毋庸置疑的想法.

他們那個高高在上,無所不能的主子居然對人動心了?

南陽國的眾臣,怎麼可能會認一個被拋棄的側妃來當這一國之母?又怎麼可能接受一個沒有絲毫背景的人,來做這攝政王妃!

就在影衛思緒過遷之悸,一道清冷平靜的聲音在大廳內響起.

"南越塵,你是不是應該,賦予答應我的利益了?"

九音站起身來,優雅地扶了扶衣袖,抬頭,那雙漆黑的眸子投向主位上的南越塵.

利益?

她回到府邸果然是為了那一萬兩黃金?

南越塵此刻真的很想問她,要不是因為他拖著這份利益,她是不是就再也不會回府邸了!

一個念頭想到這里.

心中驀然一驚,迅速晃去腦海里那不受控制的想法!

南越塵抬頭,緊泯著薄唇,那雙壓抑著狂風暴雨的眼睛直直著盯著九音,仿佛想在她臉上,找出一絲自己想要看到的情緒.

可是,沒有!

她的臉上永遠都是一副與世隔絕的模樣,沒有一絲一毫的不舍!

"你來,便是為了這個?"南越塵冷聲質問道.

九音拔了拔纖細的手指,微微抬眼.

"這個?難道不是本殿該得的嗎?你該不會,是想讓本殿親自動手取吧!"她的聲音很冷,很涼,帶著一股滲入心髒的涼.

從南越塵的角度看過去.

映入眼底的是她微微低頭拔弄指尖的動作,那額間妖異芳華的朱紗痣,還有嘴角那抹漫不經心的弧度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