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章 本王的心亂了7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嘩拉一聲,影衛抽出腰間的長劍,一臉'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’的模樣,對著自己的脖子便割去.

良久也沒的聽到利刃刺入血肉的聲音.

那里,在離脖頸處還有一指之間時,影衛那雙手便控制不住的發顫,腦海里那怕死的功能導到雙手使不上一分勁.

他果然高估自己對于生命的熱衷了!

當明知道自己有機會活下來,卻為了一個不確定的承諾而赴死的時候,才知道那種感覺死亡朝著自己逼進的感覺,有多麼可怕.

很快,天便己漸漸黑了下來.

九音在房間內休息好了之後,便准備去用膳,拉開房門.....

入目的便是影衛還保持著之前跪地的動作,他手持著長劍,目光有些後怕地盯著挨在脖子旁的劍刃,一臉的嚴肅呆板.

看著這一幕,九音揚了揚眉毛:沒毛病,這才是自殺正確的打開方式!

"怕死?怕死就走吧,你就算跪死在此地也只是多了一具尸體."九音目光淡淡地掃了影衛一眼,便毫不留情地朝著膳房走去.

影衛目光複雜地看著九音的身影.

直到此刻他才知道,原來以往認知的冷血與無情,擺在她的面前,顯得是如此的心善.

魏巍顫顫地站起身,影衛忍著膝蓋發麻的感覺,朝著南越塵居住的偏殿搖晃而去.

影衛行走的速度及慢,內心升出了一種要赴死的感覺.

果然,前腳剛步入偏殿的大門,映出眼底的便是一名侍女被氣勢至死,伴著嘶心裂肺的慘叫聲倒下的場景.

影衛驚愕臉:"......"

"夜風人呢?讓他給本王滾過來!"看著站在門口愣神的影衛,南越塵目光狠戾,壓低聲音命令道.

影衛身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.

余光一瞥.

又看到了倒在地上己經毫無生息的侍女,她面色煞白,嘴角溢出絲絲鮮血,那雙驚恐出突的眼睛與自己對視的場面.

影衛的內心受到了一萬點暴擊.

不敢多加思索,在南越塵話落的同時,迅速地單膝而跪.聲音發顫地開口道:"主子,夜大人,夜大人屬下未曾找到."

話說到這里.

影衛果然感覺到主位上的人臉色更黑了,有一股無形的殺意即將形成的預召.

"主子,夜大人未曾找到,但是....血,血美人她己經回過偏院了."影衛額間冒出絲絲冷汗,趕緊趕在南越塵發怒之前開口.

然而.

迎來影衛的,並不是天朗晴空,而是南越塵揮起內氣,朝著他揮過來的那狠狠一巴掌.

"啪."聲音響亮入耳.

影衛那張臉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腫起來,臉上傳來火辣辣的刺痛感.

影衛捂著己經失去知覺的臉,腦子嗡嗡作響,被這一巴掌抽地不明所以,內心懵逼的緊.

"她的名諱也配從你的口中叫出來!你算什麼東西!"南越塵揮了揮衣袖.

影衛:"......"

名字不就是用來叫的嗎?

想是這樣想,但是影衛的身體卻一點也不誠實,恭敬無比地跪在地上,語氣惶恐:"屬下知錯,請主子恕命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