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章 本王的心亂了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白衣有了,平凡的面容有了,連同那顆朱紗痣與白棋都有了!

可是為何還是沒有那般能令他慌亂的感覺,還有沒有能令人移不開眼的驚豔,還是沒有那能令他心中升起愉悅的感覺!

定是血美人給他降了什麼妖術!

否則.....為什麼腦海里,總是不由自主地閃過她倚立于花浦中央的身影.

南越塵臉上布滿了寒霜,眼底深沉地可怕,看著花浦中央的白影驀然冷聲一笑:即然沒有,那留她們有何用!

"將她們三個,給本王拖出去,就地斬殺!"

影衛臉上大驚失色,還欲求饒,猛地對上了一雙嗜血殘暴的眼眸,嘴里想要求饒的話怎麼也不敢說出口.

"王爺,饒命啊!饒命,求您饒了民女一命....."

"饒命啊....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!"兩名女子嚇地花容失色,臉色煞白,連忙跪倒在地求饒.

南越塵眯著危險冷冽的眸子.

那張鬼斧天功的俊顏上緊崩冷冽,顯地是如此的冷血無情,聽著求饒的話,他的眼中沒有一絲的憐憫,朝著影衛揮起衣袖,正准備再次下令.

這時,一道憤憤不平的質問道響起.

"敢問王爺,民女做錯了什麼?殺人難道就不應該給一個理由嗎?難道位高權重就能殺害無辜的百姓了嗎!"花浦中央的最後一名女子,梗著脖子朝著南越塵質問道.

如果是別人,說不定還會對她的行為起到一絲的興趣!

還會為她此刻的故做平靜,與不畏直言感到驚歎,但是那是別人,而不是南陽國的攝政王:南越塵!

"卑微的賤民而己,也敢在本王面前放肆!"

南越塵目光漸冷,周身布滿了來自地獄的恐怖氣息,揮著內力便朝著女子擊去.

轟地一聲巨響.

氣勢強大的內力猛地貫穿女子的胸口處,一個若大的血洞暴露在空氣當中,半空中鮮血四濺,震攝人心.

南越塵緩緩地收回手,目光冰冷地看著自己的傑作.

聲音有些磁性,還有些低沉:"不過將貪念與'欲’望掩藏地足夠深罷了,真以為本王不清楚你內心那齷蹉的想法?你算什麼東西!"

聽著南越塵的話.

女子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,眼底布滿了驚愕,身子隨著臉上殘留的不甘緩緩地倒了下去,再也沒了生息.

她自認為自己的想法藏的很好,她自認為來之前己經將南越塵的心思摸透.

她更自認為,她一定能模仿出...從下人口中打聽的那個白衣女子,然後一躍而上,成為南陽國高高在上的攝政王妃!

可惜,她錯了,這個世界上,所有人都可能會被模仿與代替.

唯獨九音!世間絕無僅有!

看著這驚悚不己的場面,另外兩名女子,嚇地癱倒在地,皆是面如死灰般的絕望.....

然而接下來的兩天,南越塵的暴戾仿佛上升到了極至.

影衛能明顯地感覺到,南越塵身上的氣息越來越烈,有一種要走火入魔的感覺.

這兩天,南越塵但凡有一個不順心,出手便令人死無全尸,尤其是聽到九音不在院內之時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