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章 本王的心亂了2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如果說之前的話還令夜風對生命有一絲希望,那麼這兩個字,己經徹徹底底地擊潰了他最後一絲念想!

夜風目光帶著不甘的直視九音:"你....你竟然知道,是從什麼時候!什麼時候開始知道的?"

"什麼時候?從本殿揭開你面紗的時候!"

果然.

他早該猜到的,她即然己經懷疑自己是夜風的,又怎麼可能因為那區區一張人皮面具,而否定他的身份呢?

夜風松開攥緊的食指,眼底在一刹間變地黯然失色.

嘴角勾起諷刺的笑意:"所以!所以你從一開始就不打算留我一命,剛剛,你的臉上突然.....那副容顏也是你,對嗎?"

聞言.

九音沒有回話,嘴角勾起一抹有些冷有些涼的笑意.

濃烈的月光之下,夜風的瞳孔中倒印出,她緩緩地抬高那雙白哲的玉手,手中夾著那片妖異鮮紅的花瓣,朝自己的心髒處襲來的場面!

直到這一刻,夜風才明白,自己錯的究竟有多離譜......

是他聽信了無霜的讒言,是他畏懼了主子冷血下令的後果,是他怕死,是他不甘心自己的前途就此撚滅!

剛剛他看到的那抹驚世容顏,他可以肯定,是面前的這個白衣女子.

妖術.....

哈哈,她哪里還需要用什麼妖術!

擁有這般傾倒眾生的容顏,只要她想開口,世間將會有數不盡的人願與南陽國為敵!

想著想著,夜風突然仰天大笑,笑的淒涼,笑的悲衰!

聽著夜風突如其來的笑聲,九音毫無波瀾地拔動花瓣,花瓣如尖刃一般,直直地刺入夜風那鮮活的心髒.

"噗哧!"

花瓣刺入心髒的聲音,那麼地清脆響亮,乾淨利索,隨著這道聲音落下的,還有那倒地聲.

夜風一雙眼睛布滿了悔意與血絲,在倒下的同時,他的嘴角緩緩勾勒出釋然的笑意,可惜,卻為時己晚!

如若,能讓他再經曆一次,他絕對不會再選擇與她為敵.

就在夜風氣息停滯之時,整個無罔海都開始微微震動起來,夜風的心髒處緩緩凝結成一滴精血,隨著那片血色花瓣,猛地沖向半空中的十二星陣.

天空中風云突變.

十二星陣在溶入精血的那一刹那間,四周猛地發出劇烈的震動,仿佛什麼東西要破土而出.

'殿下.....無罔海的陣法己經破了,我也要走了.....’

'殿下,定要護自己安好.....侍我等魂聚之時,再守殿下萬事周全.....’

虛無飄渺的聲音從天空中傳來,如夢如幻,隨著話落的,還有來自于靈魂中那永遠消失的熟悉氣息……

九音知道,那抹來自靈魂中熟悉親切的虛影,那抹跟暮白曾經站在一起的人,已經徹底走了.

或許在以後,會如他所說…還會再見.

就在虛影話落之時,天空中突然光芒乍現,露出一副驚憾的場景.

九音緩緩抬眸朝著半空望過去:懸空在花海最邊緣的,是十二顆星辰,齊齊相連,每一顆都帶著不同的威嚴氣息.

而被十二顆星辰包圍的中央,則是四顆虛幻的棋子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