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4章 驚現傾世容顏3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瓷瓶很小巧精致,如果不注意,跟本就不會想到這就是打開密室的東西.

九音半眸眼眸,伸手按了按.

然而迎著她的是寂靜無聲,瓷瓶壓根沒反應.九音伸出手又按了按,瓷瓶還是沒有反應.

九音冷漠臉:總有智障想要挑戰本殿的暴脾氣.

伸出那雙纖細的玉手,一掌就拍在了瓷瓶的身上,一股強大的威攝力在掌心之下爆發,瓷瓶瞬間就變成了粉碎.

瓷瓶:勞資跟你什麼仇什麼怨.....

果然,就在瓷瓶碎裂的同時,一道細微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,格外清淅.

九音延著聲音處回眸一看,一副若大的山水墨畫之下,一面牆壁緩緩移動,露出密室的入口,神秘而不可測.

九音環固了一眼周圍,下了密室.

里面的有著一道通道,通道的兩旁點著火光,在光線的照射下,能看到她那抹白色的身影,她微抬著眼,朦朧地令人看不清她眼底的情緒.

剛走沒多久,便是迎來分岔的兩道通道.

兩條通道上各有一道石門,還沒等九音細看石門上的字眼,余光驀地撲捉到石門角那里,一名黑衣男子靠在牆角.

他的眼底還殘留著驚慌的情緒,大口大口地舒氣,仿佛在後怕著什麼.

看著似曾相識的黑衣男子.九音默不作聲地挑了挑眉毛.

冤家路窄啊!

這黑衣男子正是之前在寢殿之時,對著鳳傾云的寢殿內放毒弩,然後沖著自己大喊救命,想禍引東流的那個人.

這特麼就尷尬了.

夜風氣喘噓噓地靠在牆角,由于流血過多而導致手臂己經接近麻木,若再不及時治療,恐怕就要廢了!

但是現在,戰王府都是搜查的暗衛!

而且他又受了傷,靠自己一個人與那麼死衛去對抗,就如同以卵擊石,跟本就沒有把握活著離開.

本以為這密道有可能會有逃出戰王府的捷徑,萬萬沒想到....還賭著兩道石門,而且跟本就打不開,上面的字他也不認識!

就在夜風思索著如何是好之悸.

一道細微的腳步聲在夜風的耳邊響起,下意識地抬頭一望.

他的面前,那抹風華絕代白色的人影,面紗之上那顆紅如滴血的朱紗痣,刹眼芳華,露出那雙漆黑如墨,平靜無瀾的眼睛!

夜風:"……"

他一定是看錯了對不對?

夜風瞳孔猛地收縮,朝著九音的方向拼命地瞪大眼睛.

隨後,不可置信般狠狠地咬了咬舌尖,而面前的那抹人影……卻在他做出這個舉動之後,更加清晰奪目了.

沃日草草草草!

他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啊!

他明明己經朝她相反的方向逃了,就為了能不會在中途遇上她,自己明明己經躲地很隱秘了!

就連密室的那個機關都被他弄壞了,可為什麼還是會遇到這個妖女!

夜風捂著受傷的手臂,藏在面巾之下的容顏,皆是面如死灰般的絕望.

"你.…..你怎麼在這里?"看著九音朝自己走地越來越近的場面,夜風瞳孔收縮,臉色刹那間蒼白,壓低音色開口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