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6章 質問6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哪怕明知道是這個結果,但是夜風的心還是拔涼拔涼的.

這一切分明都是那個妖女害的,要不是她那麼冷血殘忍,無霜怎麼可能會......可是現在,卻要讓無霜一個人來承受.

憑什麼!

憑什麼她害地無霜變成這般模樣,卻沒有絲毫愧疚,不用承擔任何後果?

"主子,是她把無霜害成這般模樣,她身份那麼詭異,對于您來說就是個莫大的威脅,為何不除了她!"

夜風忍無可忍,緊攥著手指開口道,語氣中不乏帶著絲絲質問.

哪怕是九音己經治好了南越塵,夜風依舊覺得她可憎至極,若不是她動手治療之前不解釋清楚,無霜怎麼可能會對她下殺!

說來說去,都是那個妖女的錯!

聞言,南越塵目光一冷.

那張刀削般的容顏上表情疑固,微側的臉龐能看著他的嘴角,緩緩地勾起一抹嗜血邪氣的弧度.

"嘭--"地一聲.

只見南越塵衣袖一揮,內力凝成的氣勁便將夜風重重掀倒在地,強烈的威壓直襲,夜風臉色刷地一下變地慘白.

全身上下仿佛被壓縮了一般,傳來毛孔撕裂的痛意.

"噗--"五髒六腑都在翻滾沸騰,夜風只感覺喉嚨一甜,猛地噴出一口鮮血.

在這股氣勢之下,就連腦海里的意識都漸漸模糊了,一股莫大的恐懼感布滿全身,夜風痛地連開口求饒的話都難以吐露.

就在此刻.

一道磁性撩耳的聲音,夾著無盡的寒意在夜風的上方響起.

"夜風,本王是不是太放縱你了?是不是護衛之首這個位坐地太穩了?你認為本王就不敢殺你了?所以,就連尊卑都分不清了?"

字字銳利,聲聲刺耳!

看著痛地接近氣絕的夜風,南越塵低沉冷笑,衣袖一揮便將夜風再掀飛在地,周身泛濫著冰冷刺骨的寒意:"呵!本王想要做什麼....還輪不到你來質疑!"

轟隆--

這句話如同一道驚雷直劈夜風的腦門,震地他的身體僵直,整個人都驚愣在了原地:

是了.

他區區一個下屬而己,卻敢以下犯下.....竟然還敢妄想主子依著自己的想法做事.

他怎會變地如此愚不可及?

"屬下....屬下知錯,請主子責罰--"

顧不得全身撕心裂肺的痛意,夜風咬牙起身,恭敬地跪立在地面,那雙眼睛充滿了惶恐與畏懼.

等了片刻,也沒有等道頭頂上方傳來的聲音.

夜風心髒控制不住狂跳,手心都冒起絲絲冷汗,他永遠都不會忘記......主子的本性是有多麼的冷血殘暴!

"請.....主子責罰."

感受到周身傳來的寒意,冷地刺入骨髓,夜風余光恍惚地盯著南越塵的腳尖,巍巍顫顫地開口道.

就在夜風的心里建設即將崩蹋之時,那道熟悉的聲音,沒有絲毫預召地撩入耳底.

那麼地冷,冷入骨髓!

"回國後,自廢武功,生死由命!"

南越塵嘴角冷笑,薄唇輕啟,目光不帶一絲感情地看著跪在地下的身影,這句話從他嘴里說出來,竟沒有絲毫的不舍!

也不待夜風回答,南越塵目光冷冷地掃了無霜一眼,揮袖離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