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5章 質問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帶她去膳房!"南越塵打了個手勢,對著出現在院內的影衛吩咐道.

九音轉身離去,在即將踏出院外的前一腳,像是回想到了什麼,突然回眸,漆黑的眸子投向南越塵.

揚眉道:"那我的金子呢--"

夜風:"......"

啊啊啊!這個見錢眼開的勢力妖女,居然還敢惦記著自己的金子!

夜風倒在地上,頂著那張腫地老高的臉,氣地直捶胸口:你的良心不會痛嗎?

"為期十日,定會奉上!"南越塵深遂幽暗的眼眸看著九音,臉上妖孽般的笑容,還是以往那般的語氣,可是里面卻夾了一絲溫和.

任誰被那雙攝人心魄的眼睛注視著,都會心跳加速,可面前的這個女人,卻仿佛瞎了一般,看不見!看不見那張鬼斧刀功的俊顏!

簡直就是審美觀有毛病!

一萬兩黃金!

其實南越塵可以在三日之內湊齊,但他有一種預感,面前的這個人,之所以還留在府邸就是為了這報籌!

不知道為何,在他醒來之後,看到九音.....隱約會晃過一種失而複得的感覺.

真是見鬼了!

就連心里仿佛都有一個聲音,在時時刻刻地提醒自己,留下她.....否則,以後他會後悔的!

得到承諾後,九音轉身離去.

在九音的身影完全消失的下一瞬,南越塵那張臉頓時變地冰冷如霜,氣勢眨眼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,全身都散發出來自地獄的寒意.

比起九音來之前更加令人寒顫.

尤其是那雙僅夾著一絲溫度的眼眸,幾乎在轉瞬間變地波濤暗湧,深不見底!

"主.....子...."

突如其來的變化,驚地夜風咽了好幾口唾沫,有一種風雨欲來的即視感.

"無霜在哪?帶本王去見她!"

生硬冷銳的語氣,與前一秒的態度有著天染之別,夜風心髒抖了抖,有一種:他一定是遇到了一個假主子的感覺.

看著一臉冷酷的南越塵,夜風不敢多話,連忙顛顛地站起身,帶著南越塵到了無霜的病房.

身旁的那一尊大佛,俊顏緊崩,周身時時刻刻都散發出刺骨的寒意,冷地帶路的夜風直縮脖子.

想要詢問的話卡在了嘴里,不敢開口.

無霜的傷勢極重,雖然被極時保住了一條命,現在卻還是在暈迷當中.

太醫說.....手腕己斷了,筋脈己廢.....那只手再不能習武!

房音內.

南越塵一身黑衫,氣勢凜冽,如同君臨眾生的王者,居高臨下的神情看著躺在床上的無霜,眼里找不到一絲一毫的憐憫.

無霜那張貌美的臉沒有絲毫血色,手腕處被包紮著傷口,眉頭緊皺,仿佛在承受著若大的痛苦.

胸口下方的白衫,還染著血絲,觸目驚心.

"她的手如何?"南越塵微微眯眼,目光停留在手腕處的傷口上,那不帶絲毫感情的聲音響起.

手腕......

夜風緊了緊手指,看著床上病重的無霜,帶著些許憤慨的語氣開口道:"太醫說,廢了--"

廢了?

"如此,那便撤下她的職位,本王的身邊不用廢物!"南越塵聞方冷笑一聲,看著無霜的目光如同陌生人,冰冷地如同寒窖.

哪怕明知道是這個結果,但是夜風的心還是拔涼拔涼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