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幻白棋為花瓣3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那抹偉岸修長的身影隱藏在樹蔭之下,他低沉輕喃,面色複雜地看著懸空的女子,骨節分明的手下意識落在胸口處.

這個地方有些疼,還隱約帶著一種失而複得的感覺.

"不是她....本王記得....那花瓣好似是血色的,不是粉色的...."

腦海中像是閃過什麼重要的信息,他微微蹙著眉角,以自己也不確定的語氣否定道.

而且.....絕對不是一顆棋子幻化的....因為.....那花瓣數量好像多不勝數....而這白棋僅僅能幻化成一片……

不對.

那花瓣不是這樣的....可到底是樣來著?

男子閉上眼眸,想要在腦海里回憶起那副模糊不清的畫面,想再撲捉那一閃而過的殘影,卻怎麼也記不起來.

最終,那抹修長的身影也沒有做出任何舉動,在九音結束修練的前半刻,飛速地閃身離去.

從始至終.

九音都不知道暗處有人在偷窺她,修練不能分心,她己經在身上設下了一道結界,有危險時結界自然會保護她.

第一個境界極其容易,加上有之前的經驗,應當要不了多久便能練成.

可是不知道為毛,她總感覺修練的時候,這身體有些不對勁!

白棋僅相當于她的特殊能力,就像是異能一樣的存在,所以本身的實力肯定是很重要的.可是現在,她的體內好像存在著一個若大的深淵,里面有著無盡的吸力.

不管修練多少的靈力都會消失地無影無蹤!

那她還修煉!然並卵啊!

九音睜開雙眼收回功法,冷漠的神情,兩指尖轉動,白棋落入她的手掌之上,全身晶瑩如玉.

咬破食指,將鮮血滴于白棋之上,白棋頓時散發出刺眼的光芒.

有些朦朧的圓形圖案從白棋內投影出來,映入九音的眼底.

"封印?"

"不對,有點不像封印?"九音眯眼看著白棋,輕風吹動她垂落的秀發,背影美地震攝人心.

磨揣了一會,九音發現這個圖案有點像封印,但是又不像...…怪的很,連她都搞不清楚這是什麼!

但是九音可以肯定,就是這個鬼東西,害得她的身體不能修練的!

她這具身體難不成還是什麼大人物不成?

不然.....又如何會被設下這麼奇怪的圖案?好像在封存著體內的一種東西!

想起當年那個人的寓言,九音總感覺自己來到這個世界並不像表面那般的簡單,這就好似一個局,環環相扣!

"戰王府!"

九音指尖把玩著白棋,垂眸,好看的嘴唇輕喃道,輕挑淺笑:看來,有時間,她是應當去一趟戰王府了!

總歸要清楚這具身體之前經曆了什麼,她相信……原主誓死都要嫁的戰王府,一定是解開這個謎團的關健.

在藏書閣九音看過地圖,對于戰王府的位置不需要多想,等到天黑了之後再行動也不遲!

花蒲上的人影身形一閃,再眨眼她便己落入花蒲邊緣.

此刻的九音,全然不知,外面的人都在找她找瘋了.

這不,前腳剛走出花園,迎來的便是一道黑影,若不是九音反應極快,都差點與黑影抱了個滿懷.

九音:嚇死本殿下了!賠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