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章 幻白棋為花瓣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九音纖細的玉手向空中一揮,半空中隱密的白棋全數消失,手中的匕首順勢掉落在地面上.

與此同時.

周圍的空氣突然流轉起來,那種壓抑的感覺憑空消失.

躺在床上的那抹人影短短瞬間,就好像恢複了生機一般,慘白的臉色漸漸好轉.

這.....

影衛簡直就是驚掉了下巴,哪怕他的眼睛看不到,但是他明顯地感覺不一樣了!

"等他回來,告訴他,你家主子不過幾個時辰就會醒來!"九音握了握又酸又麻又痛的手開口道,一臉的冷漠與生人忽近,好像感覺自己的手不是自己的了.

應當是剛剛彙入符咒的時候,太用力,有些抽筋.....

影衛一臉呆愣:你確定?

整個南陽國神醫近十年都治不好,結果你幾個時辰就搞定了?

哪怕影衛己經看到了九音那詭異至極的方法,但還是不敢相信,必竟這一切太令人驚奇,就像是一場幻境般那麼地虛假!

任誰看到被一刀刺進胸口.....

不僅不流血,而且還能活地好好地這種情況,都會感覺像是在做夢的好啵?

"你.....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?"影衛一臉複雜,明顯地不相信.

九音沒有回答,南越塵的心魔當然不可能這麼容易便消除,陣符只能壓抑他體內的怨意,在正常情況下不會再發作.

要完全去除?

如果是在她魂穿之前,那絕逼是一揮手就可以解決的事情.

但是現在......她還沒那麼蠢到為了救一個不相干人,而毀了自己殘留的功力!完全救好了南越塵,那麼她自己將會功力全失!

即然這些人認為己經治好南越塵,那她又何須解釋?

拿了她該得的東西就走,多干脆!

說起來,她也並沒有違背承諾,必竟只要不出意外,心魔不發作,南越塵就會活地好好地.

九音沒有絲毫罪惡感地起身,越過影衛出了房間.

留下影衛一臉懵逼啊!想叫住她,話到了嘴邊卻又只好咽下去的憋屈樣.

現在己是清晨.

九音並沒有去往自己的院內,而是往府邸的花園走去,高貴的背影,哪怕世間毀滅都掀不起她一絲波瀾的眼底.

早在之前,她便聞到附近有花香.

現在最重要的便是恢複實力,而修練白棋的地方,便是要在有花的地方,需要一片若大的花海,這是必修第一境界.

起初!

在隱世之林時,她便己經突破到第三境,幻白棋為萬千花瓣,滅百萬雄獅不過于揮手之間.

再看看現在,怎麼感覺越過越窩囊了?

這修練的第一境,名為幻,白棋幻化成一物,殺人不過點頭地,穿梭任何地方來去自如.

第二境,是利.

幻百物,花邊如利刃,傷人于無形,哪怕是絕世的寶劍依然能削鐵如泥.

第三境,便是影.

能制造幻境,萬千花瓣皆為絕世利器,哪怕是千軍萬馬,皆能在舉手投足之間毀滅地一干二淨!

一共有多少個境界,九音並不清楚.

她隱約知道,只要達到一定的境界,不僅僅是血色花瓣,更可以幻化出世間萬物.

甚至.....能幻化出一模一樣的她出來,連同法力與思想,都能跟自己毫無差別.

那便是替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