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章 她是索命的修羅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"能自刎就別瞎開口,你一說話,我就會控制不住手上的刀,懂嗎?"

影衛心中一震,抬頭,入眼的是她那雙白哲的手指,那柄匕首在她手中飛速轉動,刃面發出滲人的寒芒,動作帥氣地令人癡迷.

她眼眸微垂,輕揚的眉,那如星辰般的眼底找不出絲毫情緒,嘴角若隱若現的弧度,冷酷地不像話.

影衛咽了口唾沫,一臉嚴肅正經地猛點頭.

開玩笑,他一個小炮灰敢不應嗎?沒看到無霜大人都差點被她一刀解決了嗎?

九音收起那副懶散隨意的模樣,手指一轉,匕首刹那間停止轉動穩穩地落于手心.

用手帕將匕首試擦乾淨,彎著腰,對著南越塵的胸口細細比劃著.

他的心中有怨,有不甘,所以才會產生心魔!

這治療的方法定然不是吃藥就能消除的,九音要做的,便是用匕首刺入他的胸口,借此將自身的法力彙入到他的心髒之處,溶成一道符咒.

她不向夜風解釋,那是因為她解釋了太蠢的人也不懂!

"你......"

影衛嚇地心髒一抽,手中的劍砰地掉落地面.

那雙眼睛死死地看著那抹人影,她握著匕首,猛地紮進自家主子的胸口,然後一刀接著一刀在胸口刺來刺去.

嘴里的質問吐露出來,又想到了她那警告的話語,接下來的話怎麼也說不出口.

太神幻了,不可能,不可能……他一定是在做夢!

常人看不見的胸口上方,由一顆白棋而幻化成的十八顆棋子,形成一道類似于八卦陣的圖形,發出微弱的白芒直照南越塵的胸口處.

空氣之中,仿佛有什麼氣息在房間內流動,最後彙入圖形之內.

影衛能明顯地感覺到,周圍突然變地壓抑起來,好似有一道道看不見的氣流刮過自己的毛孔,往南越塵胸口的方向湧去.

有一種冷嗖嗖的感覺.

影衛額間有些密密麻麻的汗珠,感覺心髒難受地不得了,連吸呼都有些困難,就如同被壓縮了一般.

影衛晃了晃腦袋,強迫自己鎮定.

九音那下手的力道極其之重,仿佛有什麼阻力擋住了匕首,使得她每用一份力,額角便會緊皺一分.

每隔幾刻,影衛都能看出來九音的力道好似己到了極限,每下一分,手指尖都被震地微微顫抖.

影衛拼命地咽了口唾沫,好詭異好詭異的畫面.

他從未見過如此治病的場景!

因為......他親眼看著匕首一刀一刀刺進血肉,卻沒有看到南越塵的胸口處,流過一滴鮮血!

連任何痕記都沒有......他是遇到了神仙?還是遇到了什麼世外高人?

若不是這個女人太過冷血殘暴,影衛真的很想沖過去看個究竟……看看那匕首是不是真的刺進血肉!

他確定自己沒有眼花,面前的這一幕,詭異到他不想相信都不行!

影衛看九音的目光格外複雜,臉色變來變去.

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.

就在影衛感覺自己窒息到快要掛了的時候,他好像看到.....南越塵的胸口處仿佛閃過一道微弱的光芒,再仔細看,卻又找不到絲毫蹤跡.

九音纖細的玉手向空中一揮,半空中隱密的白棋全數消失,手中的匕首順勢掉落在地面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