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她是索命的修羅1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兩指尖那根細小的銀針脫離手指,掉落在地上,發出叮叮的撞擊聲,直貫入耳.

兩雙充滿著不可置信的眼睛,死死地盯著床邊的白影.

那里,九音一身氣勢尊貴逼人.

她微微垂頭,碎發掩住了她嘴角的笑容.她的一步之處,一名女子身體緊崩,胸口下方插著一柄黑色的匕首,令人觸目驚心.

鮮紅的血液不斷地湧出來,延著匕首下垂的弧度,一滴一滴打在地面上.

"你.....你.....你竟然敢偷襲我.....卑鄙,無恥,賤人!"無霜癱倒在地上,忍住撕心裂肺的痛意咬牙道.

一字一句,沖滿無盡的痛恨!

"你若敢傷主子一分,我就是.....做鬼也不會放過你!"

傷口處傳來撕扯的痛意,無霜捂著自己的傷口,痛地臉上布滿了細汗,嘴唇都被咬破了皮,依然慎目切齒地開口道.

想來,若不是強烈的危機感沖斥著無霜,她早就被痛暈過去.

只不過,說九音傷南越塵一分,她就做鬼也不會放過九音?

這句話怎麼聽,都像是在為剛剛的行為做掩飾!

夜風簡直懵逼啊:誰告訴他,他看到了什麼?

無霜竟然會使用這種陰險的暗器?這個女人竟然真敢對無霜下殺手!

夜風感覺自己要瘋了,難以置信地看著面前的場景,今天發生的一幕簡直刷新了他對以往的世界觀.

她氣勢尊貴卻甘願做一個妾室,有著令人難以費解的能力......

她說主子中的並不是蠱毒,會痛心是因為被刺傷心髒.....

還有無霜對她突如其來的恨意......他好像不認識這個瘋狂的世界了!

九音直起身,居高臨下地朝無霜邁過去,伸出手握住刺進無霜血肉的匕首,撕拉一聲,便將匕首給拔了出來.

"啊!"

這一舉動,痛地無霜的眼淚猛地飆了出來,感受著血液緩緩地流失,身體仿佛都失去了溫度,冰冷地令她發顫.

九音微微彎腰,用匕首的尖刃抬高無霜的下巴,語氣淡淡:"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你嗎?以為.....我非要等到賭局贏了才會殺你嗎?"

"哦,不對,你現在心里在想南越塵一定不會放任你不管的是嗎?沒關系,我不介意趁他現在暈迷了,現在就弄死你!"九音眼眸一眯.

手中的匕首微微一用力,直接刮破了無霜的下巴.

無霜痛地倒吸一口冷氣,連吸呼都蘊亂了,看著九音的眼睛格外陰鷙.

如果目光能殺人,九音相信,自己一定會被挫骨揚灰!

"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恨不得將我碎尸萬段,從一開始,你看我的眼神就如同仇人一般,是我長的像誰?還是看到我令你想起了什麼.....不安的事情?"

面前那張平凡至極的臉,那雙仿佛能看透萬千世物的眼睛,還有那毫不隱藏的殺意.

無霜只感覺心中猛地哆嗦,臉色慘白慘白的.

她竟然猜出來自己看她的那種恨意了!

所以......她是想要解決自己這個威脅了?

自己現在的傷口並不致命,以太醫的醫術,只要治療的極時不會有生命危險.

原本無霜以為九音是因為有顧慮,但是沒想到......她現在竟然不顧後果,也要對自己下殺手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