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章 心中有怨,己成魔5
g,更新快,無彈窗,!

而這時的黑衣人全都朝著九音沖了上來,一柄柄利劍發出刺骨的寒光.

沒有人注意到.

無霜那突然變地陰狠無比的眼睛,還有手指甲被攥進血肉之悸,她手心染紅的鮮血.

"住手,都給我退下!"

在九音那雙似笑非笑的目光之下,無霜緊擰著唇嘴,不得不磨著後槽牙擠出這句話.

這妖女好特麼卑鄙,分明就是在威脅她!

夜風此時己經知道了主子沒有被傷害,就決不會讓唯一一個能救主子的人死!

這些黑衣人無霜也沒有把握,不知道能不能斬殺她,必竟自己一點都不了解她的實力.

即然己經被戳穿!無霜要做的是假裝以為主子真的死了,所以在情急之下才下的令.

這個對南越塵不忠的黑鍋她絕不能背!

這小婊砸果然一點都不簡單,她隔地如此之近確實知道主子根本就沒有死,但是她不甘心,不甘心啊!

她害怕啊!

害怕沒有極時地殺了這個賤人,害怕她醫術這麼高,會不會幫南越塵記起那件東西,害怕以後自己的秘密會被揭穿!

無霜拼命地壓抑住即將爆發的洪荒之力:沒關系,總有機會弄死她!

由于主院己經毀了,夜風只得將南越塵帶于偏院.

九音也沒有再為難這苦命的下屬,也沒有計較無霜那字句的含意,反正她很快就會死了,而且南越塵對于她只是一個路人.

利益交易,事後,便再無瓜葛!

房間內,南越塵那張鬼斧刀功的臉再不及以往的色彩,臉色慘白,那對好看的劍眉緊緊皺著.

九音坐在床邊,眼眸微斂,兩指細細地敲動著他手腕的筋脈.

那張臉上除了平靜就是平靜,看地夜風與無霜一臉焦急,倒底怎麼你特麼倒是說啊!

但是兩人又不能打斷她,只好緊盯著她的臉龐,生怕錯過了一絲表情.

"匕首!"

床邊的人影突然開口,一雙纖細白哲的手朝著兩人的方向伸了過來.

"不許給她,我可從來沒聽說過治病需要匕首!"無霜找准機會就懟道,眼眸眯著,目光審視地盯著九音.

那審視的眼眸深處,藏著濃烈的殺意與算計!

"她心里還不知道打著什麼鬼主意,突然發病這件事情絕對跟她脫不了關系!"看九音沒有反駁,無霜繼續在夜風面前,給她拉仇恨值.

九音緩緩抬眼,一雙毫無波動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無霜,嘴角冷酷的殘笑.

確實.

這個鍋背地也並不冤枉,這發病這件事情的確是她做的.

本來她是想早點治好南越塵,也好早點拿到那點報籌,免得到時候她身上的傷好了還要呆在這里等,沒想到卻出了個大意外!

但是她要做什麼,還輪不到別人來指手畫腳!

"你話太多了--"

九音目光斜睨而去,那雙停滯于半空中的玉手一轉,無霜腰間的匕首像是被一股吸力控制了一般,猛地落入她的手中.

半空中那雙纖細的手掌上,突然出現的那把黑色紋路匕首,震地夜風張大嘴巴.

沃的天,好詭異的招數!

夜風跟本沒有感覺到九音使用一點內力,也就是說,這個女人憑空就能把匕首給攬過去?